林清玄散文精选

  浴着光辉的母亲   在公共汽车上,看见一个母亲不断疼惜呵护弱智的儿子,担心着儿子第一次坐公共汽车受到惊吓。   “宝宝乖,别怕别怕,坐车车很安全。”——那母亲口中的宝宝,看来已经是十几岁的少年了。   乘客们都用非常崇敬的眼神看着那浴满爱的光辉的母亲。   我想到,如果人人都能用如此崇敬的眼神看自己的母亲就好了,可惜,一般人常常忽略自己的母亲也是那样充满光辉。   那对母子下车的时候,车内一片

林清玄散文:晴窗一扇

  晴窗一扇   文/林清玄   台湾登山界流传着一个故事,一个又美丽又哀愁的故事。传说有一位青年登山家,有一次登山的时候,不小心跌落在冰河之中;数十年之后,他的妻子到那一带攀登,偶然在冰河里找到已经被封冻了几十年的丈夫。   这位埋在冰天雪地里的青年,还保持着他年轻时代的容颜,而他的妻子因为在尘世里,已经是两鬓飞霜年华老去了。   我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时,整个胸腔都震动起来,它是那么简短,那么有

林清玄:桃花心木

  乡下老家前面,有一块非常大的空地,租给人家种桃花心木的树苗。   桃花心木是一种特别的树,树形优美,高大而笔直,从前老家林场种了许多,林场的桃花心木已是高达数丈的成林,所以当我看到桃花心木仅及膝盖的树苗,有点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种桃花心木的是一个高大的人,他弯腰种树的时候,感觉就像活动总结插秧一样,不同的是,这是旱地,不是水田   树苗种下以后,他总是隔几天才来浇水,奇怪的是,他来

林清玄的散文精选

  断爱近涅拿   有人说过年是“年关”,年纪愈长,愈觉得过年是一个关卡;它仿佛是两岸峭壁,中间只有一条小小的缝,下面则水流湍急,顺着那岁月的河流往前推移,旧的一年就在那湍急的水势中没顶了。   每当年节一到,我就会忆起幼年过年的种种情景。几乎在二十岁以前,每到冬至一过,便怀着亢奋的心情期待过年,好像一棵嫩绿的青草等待着开花,然后是放假了,一颗心野到天边去,接着是围炉的温暖,鞭炮的响亮,厚厚的一叠

林清玄散文

  打开心内的窗   打开心内的窗,浴着光辉的母亲   在公共汽车上,看见一个母亲不断疼惜呵护弱智的儿子,担心着儿子第一次坐公共汽车受到惊吓。   "宝宝乖,别怕别怕,坐车车很安全。"——那母亲口中的宝宝,看来已经是十几岁的少年了。   乘客们都用非常崇敬的眼神看着那浴满爱的光辉的母亲。   我想到,如果人人都能用如此崇敬的眼神看自己的母亲就好了,可惜,一般人常常忽略自己的母亲也是那样充满光辉。

林清玄:让你的孩子努力考7—17名

  今天小编想要为大家推荐来自宝岛台湾林清玄老师的《让你的孩子努力考7-17名》,文章的题目就很吸引人,因为通常很多家长都在教育孩子要永争第一,但这仅仅是成绩上的“永争第一”,其实,对孩子来说,他的人生不仅仅是成绩上要永争第一,他们还要学会如何去爱自己和爱别人,了解自己和理解别人。   全文如下:   一、让你的孩子努力考7-17名   我小时候读书差,考试都考红字,就是考不到60分。有一年考试,

《和时间赛跑》原文 林清玄

  作者:林清玄   读小学的时候,我的外祖母去世了。外祖母生前最疼爱我。我无法排除自己的忧伤,每天在学校的操场上一圈一圈地跑着,跑得累倒在地上,扑在草坪上痛哭。   那哀痛的日子持续了很久,爸爸妈妈也不知道如何安慰我。他们知道与其欺骗我说外祖母睡着了,还不如对我说实话:外祖母永远不会回来了。   “什么是永远不会回来了呢?”我问。   “所有时间里的事物,都永远不会回来了。你的昨天过去了,它就永

《香鱼的故乡》林清玄散文

  作者:林清玄   在台北的日本料理店里有一道名菜,叫“烤香鱼”,这道烤鱼和其他的鱼都不一样;其他的鱼要剖开拿掉肚子,香鱼则是完整的,可以连肚子一起吃,而且香鱼的肚子是苦的,苦到极处有一种甘醇的味道,正像饮上好的茗茶。   有一次我们在日本料理店吃香鱼,一位朋友告诉我香鱼为什么可以连肚子一起吃的秘密。他说:“香鱼是一种奇怪的鱼,它比任何的鱼都爱干净,他生活的水域只要稍有污染,香鱼就死去了,所以它

林清玄散文:心田上的百合花开

  《心田上的百合花开》是台湾作家林清玄的散文作品。下面作文网为您带来原文及启示,欢迎阅读。   原文   在一个偏僻遥远的山谷里,有一个高达数千尺的断崖。不知道什么时候,断崖边上长出了一株小小的百合。 百合刚刚诞生的时候,长得和杂草一模一样。但是,它心里知道自己不是一株野草。 它的内心深处,有一个内在的纯洁的念头:“我是一株百合,不是一株野草。惟一能证明我是百合的方法,就是开出美丽的花朵。” 有

林清玄散文:浴着光辉的母亲

  我们看自己孩子的眼神也可以像那位母亲一样,完全无私、溶入,有一种庄严之美,充满爱的光辉。作文网小编为大家精心准备了《林清玄散文:浴着光辉的母亲》,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如果想了解更多的写作技巧请继续关注我们出国的作文栏目。   在公共汽车上,看见一个母亲不断疼惜呵护弱智的儿子,担心着儿子第一次坐公共汽车受到惊吓。   “宝宝乖,别怕别怕,坐车车很安全。”——那母亲口中的宝宝,看来已经是十几岁的少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