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轻小说 > 我以剑道证超凡

第一百九十五章 真正的万炉灵体!

能击杀张伯,代表周宸如今已有元婴实力。

先前赶路用的符篆,已无法加持于身。

周宸从今天开始赶路,跑到陆仙陵墓,再跑回宗门,抓紧时间不休息,七天应当差不多。

问题这是纯赶路,还没算上通过陆仙试炼的时间。

仔细想想,根本来不及。

你这混蛋不是把我的玉佩给扔了吧?!

长叹一声,二人相隔一方,除了依靠玉佩提醒之外,别无他法。

魏朝雨将注意力集中到面前的信笺上来。

师尊的信……

自己在七日前便将夺天造灵丹连同信笺一齐送至师尊手中。

今日收到回信,时间上来说,不快不慢。

师尊,柳月霞,御灵圣地第七峰主。

在圣地时,自己为师尊亲传弟子。收到丹药,她于情于理,应当会出面帮自己吧。

御灵圣地峰主面前,李家就是个屁。

她缓缓拆开信封,摊平。

扫过其中内容,心中猛地一个突突,神色从难以置信,到凝固!

“清云,你的信笺我已收到,你当前处境我也已知晓。”

“李家近些年正想方设法积攒底蕴,为日后晋升合体期家族做准备。”

“婚礼一事,怕是无法取消。”

“我正处于突破之际,难以动身……”

看到此处,魏朝雨心中发沉。

李家将婚礼一事早早散布出去,此时强行阻止,无异于和分神期家族结仇。

若是普通分神家族,柳月霞得罪便得罪了。

可积攒百年,不定几十年上百年后就晋升成为合体期的家族!

强行坏了姻缘,败了好事,不啻于刨人祖坟。

以魏朝雨血脉诞下子嗣,无疑有很大概率能增加李家气运。

为了一个已经废掉的弟子和“未来合体期”家族结仇,怎么想都不划算。

如此看来,自己难逃一嫁。

如果仅限于此,魏朝雨心情还不至于这般震荡,越往下看,她越是骇然。

“你向我提及万炉灵体,这种体质我稍有耳熟,待查询古籍后,发现其绝非一般体质。”

魏朝雨眼前一花,四周光线变暗,师尊虚影出现在她眼前。

衣摆飘飘气质出尘,眉宇平静,凝视着她。

“万炉灵体,以身为炉,可炼天地灵物。”

“拥有者修炼速度超过同辈,吸收丹药,灵物的速度也远超他人。”

“在众多灵体中,大抵排在中位靠后。”

“但古籍中记载,此灵体若与身具上等灵体的异性结合,可炼对方灵体为己用。”

“事成之后,万炉灵体有望突破桎梏,成就顶级灵体,而被炼者,将彻底沦为炉鼎。”

“对方如若怜香惜玉,或可反补于你身,双方皆有裨益。反之,不出三年,所有潜力都将被万炉灵体者夺去,自己彻底沦为普通人。”

“念在曾经师徒一场,这枚隐灵同尘丹你且收好。”

“吞服之后,可将你灵体遮掩七至十年。”

“李家也算名门望族,应当不会对一普通人下手。”

“日后你找个机会,被李家少主所休,可保全性命。”

“何况,此乃古籍记载,李家不一定知道这个消息……”

李家真的不知道吗。

魏朝雨心底发毛。

难怪,难怪啊。

李家那么大家族,非要娶自己为正妻。

说是给魏家面子,但大张旗鼓娶个普通人,面子给的未免太大了些。

什么看重血脉,诞下天骄子嗣……

效果能比得上直接剥夺魏朝雨灵体?

他们这般急切,无非做给其他人看:瞧,我们李家多重情重义。

同时也是吃准魏家在此情况下,不管想不想,只得将魏娘子嫁出去。

修仙不止打打杀杀,还有人情世故。

吃亏不讨好之事谁闲的没事去做?

嗯,也就周宸这傻蛋会。

难怪魏朝雨之前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又想不通。

经师尊这么一提醒,全都串起来了!

光影渐淡,柳月霞身影逐渐消失。

一枚白玉色的丹药落在魏朝雨掌心。

隐灵同尘丹。

论稀有度在自己那枚夺天造灵丹之上。

功效来讲,肯定不如比不上生造灵根那般强悍,但却是此时最适合自己的丹药。

“早知如此,我还不如直接跑路。”

陵墓内挑个衍天机的宝物,改头换面,谁找得到自己?

魏朝雨心头苦涩。

笃笃笃!

就在这时,门房叩响。

“进。”她收起丹药,心力憔悴。

“小姐,李家家主来此,老爷喊你到主殿见上一面。”

“好。”

魏朝雨强压下情绪,随她前往主殿。

“魏老弟最近气色越发红润,观气息波动,怕是有了突破之兆。魏家也在老弟带领下,日渐兴旺啊。”

“客气了。我这点成就在李兄面前不值一提,来,喝茶。”

“请。”

刚靠近,便听到二人正在商业互吹。

“噢,这位……”

李庆义神色微动,心有所感般转过头去,目光掠过魏朝雨面容,眼中闪过一丝惊艳。

“小女魏清云,清云,还不拜见你李伯伯。”

“李伯伯好。”魏朝雨上前几步微微躬身。

“好好。”李庆义越看越满意,感叹道,“先前我夫人见了清云一面,回去与我惊叹数日,今日一见,她形容的再天花乱坠,怕是都不为过。”

“李兄赞缪。”魏父笑的眼睛眯出缝来,“令子亦是气度不凡,一表人才。”

“二人结为连理,的确天作之合。”

还天作之合呢?

你个憨比老头,你女儿我都快让人给炼了。

魏朝雨眼角跳动,一言不发。

突然知道这档子事,脑子都是乱的就被喊过来见未来公公,属实难以让人稳住心态。

呸。

狗屁公公。

现在一刀捅死他,和到时候被炼。

哪个选项自己活下来的概率更大点?

忽然,她心头微动。

储物戒指中,玉佩传来消息了!

是周宸的回信!

“清云……清云……”

“啊?”一连喊了几声,魏朝雨终于反应过来。

“你李伯伯和你说话呢,想什么这么出神。”魏平之稍稍呵斥。

“哎,无妨,想来是心念婚约之事。”李庆义摆手道,“清云,这些年在外面,可有受苦?”

“回伯伯,这些年不曾受苦。”说罢,魏朝雨故作皱眉,“今日清云身体上稍有不适,先行告退,还望李伯伯见谅……”

“你这丫头……”

“没事没事,能理解,身体最重要嘛,近些日养好身体,婚礼之日莫要出了岔子。魏老弟,咱二人继续畅聊……”

离开主殿,魏朝雨迫不及待回到自己的房间当中。

取出玉佩,催动。

很快,其中便传来了周宸的声音,语言很简短,却一如既往的带有周氏风格:

“这都啥时候了,陆仙试炼管屁用。”

“我跟你讲,我现在很强!”

“我特么要打十个!”

上一章 封面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