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一场闹剧

宁次对雏田的冷漠并不是一开始就是如此。

在很小的时候,他便被告知,他是分家,存在的唯一目的便是守护宗家。

父亲就是一直这样活得,不出意外的外,他也应该如此,守护那位可爱的宗家妹妹。

但在被刻下笼中鸟印记后,他的心态产生了变化。

青色印记代表了他的身份,就连他那高大的父亲也无法逃避,混迹在分家的他,不可避免对宗家产生了怨气。

为什么会有宗家和分家的区别?

为什么雏田妹妹那样性格软弱,未来就可以成为宗家成员,统领整个家族。

他明白,他自己注定成为不了族内的那个例外,像是藏大哥那样的例外,家族不可能再有了。

压制住心底的不甘,宁次不再回头,朝着训练场走去。

望着这一幕,雏田有些失神,她知道彼此之间存在隔阂,却不知道那些隔阂究竟意味着什么。

漫无目的在街道上前进,不知不觉来到村子的商业街。

雏田便想着到井野家购买些花卉,但却在不远处看到了熟悉身影,那位班级女生心仪的对象,同期生的第一,宇智波佐助。

此时的佐助跟在一名身穿警备队服饰的青年身后,脸上早已没有了平日里的冷漠,显得很是高兴。

从相貌上看,那名青年应该就是佐助传闻中的哥哥,忍校的传说。

望着有说有笑的佐助和佐助哥哥,雏田的眼中满是渴望,她其实是羡慕这对兄弟家人间的亲情。

而宁次哥哥只会冷漠,花火只会让她感到难堪,说些宗家分家的坏话。

从花店买过花卉后,在经过一个拐角时,一双有力的手便把她拉近到小巷子中,眼前出现一双蔚蓝色的眼睛。

“柔拳,八卦掌!”

下意识施展柔拳,一拳击中袭击者的腹部,雏田抓住了对方的衣领,化手为刀对准了袭击者的脖子,随时准备致命一击。

有过被掳走的经历后,雏田已经不再害怕出手伤到他人。

让敌人失去了反抗能力,才不会伤到自己身边的人。

这时,黑暗中的身影开口说道:“雏田是我啊,是我啊…”

听到熟悉的声音,雏田忍不住蹙起眉头,她没有立即放手,而是缓缓开启了白眼,在白眼的辅助下,幽暗的小巷变得清晰起来。

当彻底看清被自己痛殴的身影后,雏田一时间有些慌了,说道:“鸣人,怎么会是你呀,突然吓了我…”

话说到这时,雏田面皮发烫,根本不敢直视眼前的鸣人。

鸣人从地面上爬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才看着雏田说道:“雏田,没有想到你这么厉害呀,两三下就把我制服。”

“对不起,鸣人君。”雏田的脸更红了。

鸣人不好意思说道:“没关系,是我袭击你在先,刚才我心太急,光顾得上找你帮忙……都忘记表明身份?”

“帮忙?”雏田目露疑惑。

鸣人挠了挠头说道:“是呀找你帮忙,我在路上看到一可疑人员,便想到找人一起去调查,于是便想到了你。”

雏田小声的问道:“鸣人君,可疑人员在什么地方呢?”

鸣人似乎被提醒到什么,一下子跳了起来,说道:“糟糕,我好像跟丢了。”

雏田噗呲了笑了笑,看到鸣人窘样后冲淡了不少害羞的情绪,旋即主动问起了可疑人员的模样。

鸣人高兴点了点头,描绘起了可疑人员的模样,小心翼翼的看着雏田,等待着对方回答。

在白眼的辅助下,雏田很快在人群中锁定了可疑人员的位置,两人离开了幽暗的小巷。

暗处,秘密保护宗家成员的日向德间摇了摇头,连忙跟了上去。

大小姐雏田能够熟练运用的白眼,的确是令人让日向感到高兴的事情,证明乐其白眼天赋极佳,之前轻易制服黄毛小鬼时,也证明体术天赋并不弱小。

但是大小姐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情,在村子里是不能够随意使用白眼的,特别是在充斥着无数忍者的大街上,这是很招人忌讳的。

就在雏田小姐开启白眼的瞬间,他便感受到窥视。

日向德间走后不久,一名暗部出现在此地,他正是负责保护鸣人的暗部,心中叹了口气后,也只能跟上。

影岩附近。

穿越了几个街道后,鸣人带着雏田小心翼翼的跟进,埋伏在附近的草丛中,观察那名可疑人员,一位看上去平平无奇的老头。

鸣人其实也说不准那名老头到底是不是可疑人员,完全是凭借着感觉,感觉对方对村子抱着的恶意。

他不明白感觉是否可靠,但这是无所事事的他,近乎唯一的消遣。

没有家人的他,朋友也非常的少,只能将精力放在忍者游戏当中,若是他真的抓获了可疑人员,一定会在班上引起轰动吧。

他已经想象到自己在班上受到瞩目的场景了,脸上露出了傻笑。

收敛了些傻笑,鸣人朝着雏田问道:“对方查克拉多不多呀?”

雏田凝视了一会,轻轻摇了摇头:“他看上去好像就是个普通人…”

“普通人…”鸣人嘴角一歪,“这和他想象的不一样,难道对方真的不是可疑人员,是他的直觉出现了错误。”

就在这时,老头似乎注意到他们,轻笑着看向了草丛说道:“别躲了,我已经看到你们了!”

“已经看到我们了?”

鸣人心里有些慌张,于是便跳了出来,大喊道:“你是怎么看到我们的?还有你的目的是什么?”

鸣人一出来,雏田也跟了出来,摆出了柔拳的架势。

看到真的有人埋伏后,老头先是一慌,旋即在看清楚两个小孩后,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的笑容,“原来只是两个小鬼,我还以为是木叶忍者呢。”

说罢,老头便朝着鸣人、雏田的方向移动,一边走一边还伸手指了指影岩的位置,“不过也好,你们也可以一起见证木叶忍村的毁灭。”

鸣人拦在雏田身前,又被雏田反过来拦住,随着老头的逼近一步步后退。

在听到了老头话语后,不仅仅是鸣人和雏田,暗中的暗部和日向德间都被老头所言,吓了一跳。

若是在平时,听到看上去弱小的老头,说起见证村子毁灭,他们只会嗤之以鼻。

但是最近村子一直处于警戒,反复强调可能会遭遇前所未有的袭击。

他们听到这样的话语,就无法保持淡定了,甚至暗暗戒备着。

他们感觉不到老头的强大,只有两种可能,一便是对方只是普通人,二则是老头的实力,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但对方身上也没有变身术的痕迹,这就是非常值得玩味了。

就在这时,老头已经接近了鸣人和雏田,看似人畜无害的举起了手杖,朝着两人挥去。

此刻,潜藏在暗处的几名忍者,直接使用了瞬身术。

保护雏田和鸣人是他们职责所在。

然而令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鸣人的一记头槌直接将老头击倒在地,老头躺在地面上,就连想要爬起都非常的艰难。

见到这一幕,所有人都呆愣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鸣人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倒地不起的老头,茫然的说道:“难道我真的找出来,这只是个普普通通的老头。”

“看来是的。”

暗部忍者附和道,他也没有想到看上去瘦弱的老头,真的非常瘦弱,看来之前的那句话,应该只是老头的口嗨,差点让他心脏麻痹。

鸣人微微点头,旋即狐疑看向身旁的暗部:“忍者大叔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你也看错了吗?”

“是为了保护你们…”暗部有些挂不住脸,含糊的答道。

雏田也发现暗中保护自己的德间叔叔,她认识这个分家的大叔,但却还第一次在这种场合见到。

尴尬的回复了鸣人几句,暗部忍者重新看向了地面上老头,对方虽然只是口嗨,但也造成极为严重的影响,他差点就准备发射信号弹。

所以,这口嗨的老头必须要处置,但这就是警备部队的事情,或许也可以交给宇智波音副部长处理。

措辞一番后,暗部忍者说道:“老头,你胡言乱语,违反治安条例,将把你移交给警备队处理,有何异议?”

“胡言乱语…呵呵。”

老头露出了渗人的微笑,目光朝着影岩的位置偏移,“你认为是胡言乱语,但是老朽可是丝毫没有骗人的意思,摧毁影岩应该算是毁灭木叶吧。”

“影岩?!”暗部忍者神色一变,用木遁将老头束缚在原地,旋即朝着影岩的位置飞奔,他已经看到影岩上方堆积了起爆符。

他没有想象,这名只是普通人的老头,目标是村子的象征,影岩。

随着一阵狂风袭来,起爆符渐渐飞舞,一道道符文在符纸上亮起,在半空中掀起了一场爆炸。

这些起爆符或许不仅仅只是针对影岩,还针对了村子的居民。

大和的心中这样想到,他咬破手指双手结印拍向地面,一道道干枯的林木拔地而起,朝着影岩的位置蔓延。

轰轰轰…

起爆符掀起了阵阵气浪,令的风的流向都为之改变,耀眼的火光宛若太阳,无比的耀眼闪烁。

看着起爆符的爆炸,老头脸上露出心满意足的微笑。

但下一刻,飞舞的起爆符并没有发生连锁反应,经历了最初几次爆炸后,随风飘扬的其他起爆符,并没有爆炸,而是如同正常的纸条一般燃烧。

这些没有爆炸的起爆符四散而去,燃烧的灰烬完美的融入到夕阳当中。

“怎么会这样?”老头的脸色变得僵硬无比,直呼‘不可能,不可能’,他经历这么久的准备,怎么可能会失败?!

日向德间和大和也一脸茫然,不明白为何只有极少部分的起爆符爆炸。

这时,一道身影出现在老头的身后,吸引全部注意力的同时,缓缓开口说道:“当然是因为你的起爆符被我掉包了…见证失败的感觉如何呢?”

空气安静了几秒,大和拍了拍胸膛说道:“音前辈,早说呀,差点吓死我了,若不是不小心毁坏了房屋,又得让我重建。”

日向德间则是凝视音,旋即为了礼貌,关闭了白眼。

不过仅仅只是匆匆一瞥,他也能够感受到对方身上强大的气息,也难怪拥有白眼的自己,在刚才一直都没发生。

对方很有可能一直藏匿在唯一的视角盲区当中。

和这些忍者相比,鸣人和雏田的心理活动就少了许多,直截了当的表现了仰慕之情,说道:“姐姐好厉害,应该是村里的上忍吧。”

看着矮小的鸣人,音轻轻点头:“我的确是村子的上忍,将来你也要以上忍作为目标好好努力。”

受到鼓励的鸣人,挠挠头笑道:“我其实是以成为火影为目标的,因为成为火影就能够得到大家的认可。”

音神色微变,旋即玩味笑道:“这么巧,我也是以火影为目标…”

玩笑过后,音看了眼雏田后,利用写轮眼对老头施加了幻术,直接让其昏睡过去,交给了一旁大和,吩咐道:“大和,将其转移到拷问班。”

大和点了点头,虽然普通人用不上拷问班,但对方的活动已经牵制到恐怖袭击的范畴了,难以姑息。

向前几步,宇智波音来到了影岩的上方,那是之前爆炸的中心。

爆炸的中心地带已经焦黑一片,某些地方还出现细小的裂纹,但并没有太太的影响。

此番她是接下了藏的委托,来看望未来弟子雏田,却没想到雏田碰见了鸣人,她也见证了这一场闹剧。

一名只是普通人的老头,竟然差点炸毁了影岩,让村子丢尽脸面。

事实上,就连她一开始也没有注意到影岩中藏匿的起爆符,毕竟谁也不会闲的没事攻击一眼。

所以起爆符爆炸时,她也吓了一跳,也就没有所谓掉包起爆符的行为。

事实上她是在起爆符爆炸后,第一时间使用了瞳术,避免后续起爆符的爆炸,只是表现非常云淡风轻,尽在掌握。

7017k

上一章 封面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