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幻 > 黎明之剑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筑起一座巨城

伴随着澎湃的能量被注入加速系统,古老的巨型轨道舱开始向位于轨道上的苍穹空间站移动,轨道舱内搭载着一百二十名工程人员以及第一批次的二十二套“母星屏障广播组件”,得益于起航者的惊人科技,这些货物将在数小时内被平稳运抵太空,并在接下来的数天内被安装在交通舱附近的几处预留点上,而在一周之后,它们会在不接入神经网络的前提下进行试运行。

群星之间,古老的苍穹站正静静地漂浮在黑暗的太空中,巍峨的轨道电梯自行星表面延伸至空间站内环,与轨道电梯相连的交通舱段附近灯火通明,尼古拉斯所带领的工程部队如今已经成功重启了整个空间站十分之一左右的能源组,而这些不断“苏醒”的系统又接连唤醒了空间站的其余部分,一股苏醒的浪潮正在苍穹站内部蔓延,几乎每一天,都有新的灯光在苍穹站的远端环带亮起。

在茫茫太空的背景下,这些在黑暗中延伸的灯光宛若环绕星球的灯火长城。

交通舱附近的一处环带内缘,醒目的火花点亮了太空,不断闪烁的粒子射流和附近舱壁上的灯光交相辉映,一台结构怪模怪样的工程机械正用它那仿佛腕足一般的肢体牢牢缠住附近的支撑管,并用其前端状似长矛的结构在空间站的外壁上进行焊接操作,而在这工程机械的“头部”,则可以看到一个用高强度透明聚合物制成的“球壳”,身穿深空作业服的卡珊德拉正坐在里面,她手握操纵杆,紧张地关注着工程机械的工作进度。

片刻之后,焊接光焰渐渐熄灭,卡珊德拉在操作舱内微微舒了口气,随手打开旁边的通讯系统:“我这边焊接结束了,外部固定框架已经连接在指定位置,谁过来检查一下?”

过了一会,座舱内的卡珊德拉看到附近的闸门打开,铁人指挥官爱丽丝从里面飘了出来,这位全身上下都由精密机械构成的女士身上只穿着常服,没有穿戴任何防护装备,但她体内的魔力机关撑开了一道闪烁微光的护盾,那护盾在太空中闪耀,抵挡着宇宙中无处不在的高能射线——除了这层护盾之外,爱丽丝不需要任何维生系统。

“有时候我还挺羡慕你们的,”看着太空中的爱丽丝小姐启动脚底磁力,一步步朝着焊接点的方向靠近,卡珊德拉忍不住在通讯器里说道,“你们撑个护盾就直接在太空活动了,我们海妖还得依靠防护服,要不就直接在太空里冻住了,变成一片冰雾……”

“铁人本就是为了在恶劣环境下执行任务而生,”爱丽丝没有张嘴,她的声音却直接在卡珊德拉的座舱中响起,“我们这一批更接受了奥菲莉亚殿下的特殊改造,附魔之后的仿生蒙皮和内部恒温壳足以应付太空中的极端温度——不过和您现在使用的太空工程机械比起来,这算不上是多先进的技术。”

“哈,那还真是多谢夸奖了——我都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再度坐着这种东西执行舱外焊接任务,”卡珊德拉笑了起来,随手拍了拍眼前的仪表盘,紧接着又赶紧小心翼翼地检查了一下被自己拍过的地方,悻悻然地说道,“这些东西都是用仓库里的老古董攒出来的,虽然关键部分用新技术进行了替换改造,但工作状态可跟我记忆中的没法比。”

海妖曾经是个掌握了巨型星舰制造技术的星际文明,尽管她们最终搁浅在这颗原始荒蛮的星球上,但安塔维恩那古老的数据库以及格纳库里仍旧留存着这个强盛文明的上古余晖——为了执行苍穹站修复任务,海妖们把压箱底的好东西都掏了出来,其中就包括已经被尘封了几十万年的太空作业装备,诸如卡珊德拉身上的防护服,以及她正在操作的这种被称作“深空鱼”的小型工程机。。。

当然,这是根据这个宇宙的环境进行过重新设计,利用“魔导技术”进行了本地化处理之后的改版产物,由于设计仓促,它的性能并不如卡珊德拉记忆中那么优秀——原版的“深空鱼”被设计用来维护安塔维恩的生态穹顶,且具有作战机能,它以腕足攀附在星舰外壳上,其功率强大的焊接喷口能够执行装甲板的维修工作,也能在超载之后充当拦截陨石的光束炮台使用,眼前这个……显然不行。

别说用光束炮台来拦截陨石和小型敌对飞船了,它的腕足甚至时不时就会自己卡住,传感器效率也差的令人发指,以至于焊接作业完成之后还需要辅助人员从舱外进行目视验收……

“总比没有强,”爱丽丝的声音从通讯器中传了过来,将卡珊德拉从那些久远模糊的回忆中唤醒,“想想看,仅仅几年前,你们不是还困扰于最基础的能源问题么?而现在您已经能再度回到自己熟悉的岗位上,操纵着这样的机械执行太空焊接任务了——我认为这是相当惊人的进展。”

“……你学会安慰人了,爱丽丝小姐,”卡珊德拉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正在工程机械前端检查焊接点的铁人指挥官,“我记得你刚来的时候只知道‘任务’与‘指令’两件事……”

“我安装了较为高级的情感模拟以及学习模块,以适应与异种族配合执行任务的情况,”爱丽丝一板一眼地解释着,“另外,作为第一个……更正,作为第二个脱离铁人网络独立运行的铁人,我的活动记录将成为后续型号改进升级的重要参考,因此奥菲莉亚殿下为我开放了许多权限,这允许我的心智像戴安娜那样成长。”

“……女王说过,每个文明都有自己值得骄傲的技术,我就觉得你肚子里那个心智核心很惊人。”卡珊德拉由衷地感叹了一句,随后便抬起头,眺望着远方的风景。

在一片苍茫的星空背景下,她看到苍穹站的环带内侧如一道微微向上翘起般的钢铁大地般向着远方无限延伸,银灰色的钢铁泛着冰冷而坚硬的质感,星星点点的灯光点缀在这道钢铁大地两侧,仿若探向星海的眼睛,而在那些灯光、钢铁与星空的背景之间,她又可以看到四五处正在闪耀的光芒,那些光芒忽明忽暗,在空间站内环熠熠生辉。

那是其他正在执行焊接作业的工作小组,是她的深海姐妹,以及巨龙、铁人朋友们。

每一个闪烁光芒的地方,都意味着一处“挂载点”,而每一个“挂载点”,都意味着一处“广播装置”。现在轨道升降机正在将第一批工程组件以及前来支援的工程人员送入太空,而在不久之后,还会有数量更多的人员、物资被送入苍穹,那些工程组件会被固定在苍穹站古老恢弘的钢铁壁垒上,等到行星护盾从大地上升起并在太空中合拢,苍穹站内环的广播阵列便会与母星屏障接触,形成史上规模最大的数据交换系统。

随后,神经网络将与这道“行星护盾”完成最后的连接,尘世众生的心智将化作一道名为“母星屏障”的坚韧壁垒,并昂然迎战这个宇宙最原始也最深沉的恶意。

卡珊德拉收回了望向远方的目光,她抬起头,洛伦青翠的大地与湛蓝的海洋正静静悬浮在操作舱上空,轨道升降机的外层管壁遥遥指向行星表面,从这个位置看过去,那大地上的一切都已经被融入蓝色和绿色的背景中,再也看不到任何国与国、城与城。

但是卡珊德拉知道,此时此刻这颗星球的工业机器已经轰然开动,凡人们正在自己的摇篮外铸造一座野心勃勃的巨城——自上古时代起,自原始人用石块和泥土筑起第一道围墙,自国王用钢铁和砖石浇铸起他们的城堡,直至今日洛伦联盟筑起这道母星屏障,尘世众生筑墙以求存的努力便从不曾止步。

凡人很脆弱,脆弱到了一场大风、一场烈火、一次疫病便有可能夺走成百上千的生命,也是因为这份弱小,他们才不得不拥抱神明,以期在艰难险恶的尘世中求得心灵的安稳,他们蜷缩在高墙之后,以期能抵挡荒野上的寒风猛兽。

但众生就是这样在弱小中一步步走来,终于走到了和他们创造出来的众神并肩的位置,走到了在群星间举目四顾的高度。

然后,面对群星间更深沉的黑暗,尘世间更大的恶意——为生存,他们又筑起更高、更大的墙垒,他们再次蜷缩在高墙之后战战兢兢,等待末日降临,他们不一定会生存下来,但如果他们生存下来了,那么他们的目光一定还会投向更远处,直至新城筑起,直抵群星尽头。

卡珊德拉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一句话,让她忍不住轻声自言自语:“弱小者不懦弱,则弱者永生;强大者无节制,则强者无存……”

“您在说什么?”正在验收焊接点的爱丽丝抬起头,好奇地看向工程机械的座舱,“听上去不像是洛伦大陆的谚语……”

“是我家乡的一句话,”卡珊德拉解释道,“意思是弱小的生物如果能直面自己的弱小并克服懦弱所带来的恐惧,便可以长久地生存下来,而强大的生物如果不加节制肆无忌惮,便迟早会消失在更大的危机中——这是我们上古时代一位智者说过的话,那时候我们在海床上艰难生存,全靠着生命力和恢复力比较强来应付强大的深海掠食者。”

“海妖……弱小?”爱丽丝的语气听上去很不可思议,“你们海妖也会被掠食者威胁?还有比你们更强大的掠食者么?”

“我们可不是什么掠食者,我们可热爱和平了,”卡珊德拉笑了起来,“而且我说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那时候我们可是一个相当弱小的种族,别说制造出能在宇宙中航行的飞船,就连海面上是什么样都没见过,而那时候我们眼中最可怕的深海掠食者其实也只不过是一些海兽罢了,后来我们都把它们养在保护区里……”

“有趣的数据,我要记录下来,之后上传至铁人网络,”爱丽丝若有所思地听着,随后摇了摇头,“不过现在还是专注于任务吧,卡珊德拉小姐,焊接点已经检查完毕,各项指标符合设计需求,我们可以执行下一项工程任务了。”

“工作工作,”卡珊德拉拍了拍脸,迅速提振起精神,“接下来是哪个区域?”

“稍等,我将资料发过去……”

……

塔拉什平原,深蓝之井冲击坑边缘,一座规模颇大的建筑正在紧张施工——尽管此刻它还只有一大片工地以及一大堆如骨架般伫立的框架,但仅从这些东西的规模,便足以让人推测出它将来宏伟的模样。

强有力的工程机械在工地上轰然运转,直接从深蓝之井接驳出来的能量管道在转换之后为工地上的所有设施提供着不限量的澎湃能源,身穿工程制服的塞西尔人在那些钢铁机械之间往来忙碌,工地入口的围墙上则悬挂着大幅的布幔,上面用人类通用语书写着一行大字:

“母星屏障地面控制中心”

一个纤瘦的身影静悄悄地站在工地附近的一处高台上,眺望着那紧张繁忙的施工现场。

这个身影金发披肩,身穿着明显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在刚铎时期曾颇为流行的宫廷洋装,其面容精致如同人偶一般,她站在寒风之中,将整片工地尽收眼底,而在她身后数米外便立着一排铁人士兵,这些铁人士兵在风中纹丝不动,如雕塑一般。

在过去的数百年中,奥菲莉亚从未离开过自己那座“末日地堡”,尽管她以“化身”的方式踏遍了废土之外的所有人类国度,却从不曾踏上就位于自己头顶的塔拉什平原,即使是在塔拉什战役结束之后,她在高文的建议下制造了一具真正属于自己的“躯体”,这具躯体也基本上只在地底活动。

今天,是她第一次以“自己的身体”离开地底要塞,亲自踏上这片土地。

源自历史上那位真正的奥菲莉亚公主的记忆在矩阵中静静流转,那记忆中还留存着这片土地昔日的风景,那风景中有着巍峨的城市,广袤的田野,在天空飞行的魔力机关以及高耸入云的法师塔群,但这一切早已消失在七百年前那场惊天动地的大爆炸中,奥菲莉亚矩阵以自己的眼睛所见的,是另一幕凄凉却又壮阔的画面。

旷野荒芜,但无数高耸的能源设施正拔地而起,旧城消逝,但用于庇护这个世界的母星屏障指挥中心已经奠基,曾经被充能云层覆盖的天空现在恢复了晴朗,尽管再也看不见从云层中穿梭的魔法飞毯和魔力飞舟,可她能看到如城堡般的戈尔贡飞行堡垒和护航编队正在云端巡航。

还有提丰帝国的狮鹫和白银帝国的巨鹰在低空对着骂街。

倒也是一番风景。

(本章完)

上一章 封面 书架 已读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