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历史 > 开局就杀了曹操

第四五四章 郭汜痛心疾首:我没事跟刘皇叔比什么?

夜色掩映之下,郭汜一行人悄然出了鳌头关,也不敢点火把,就这样一路朝着前面而去。

好在他们在这里驻扎多时,对于这一片的地形地貌很是熟悉,虽只有清冷星辉映照,倒也不影响前行……

在他们离开之后,鳌头关悄然打开的关门,此时又悄然关闭。

李心站在这里等待着,等待了一阵儿之后,觉得心中很是煎熬,总是觉得弄不好要出事。

这样煎熬了一阵儿之后,他深吸一口气,脚步匆匆的朝着牛辅所在的地方而去,决定将这个事情,告诉牛辅这个中郎将……

“什么?!

郭汜这家伙居然夜袭去了?!

真的反了天!连我的命令都不听了!”

牛辅这里,在闻听了这个消息之后,牛辅直接就跳了起来,整个人都显得格外的愤怒。

“这该死的家伙!都已经告诉他了,不能够去劫营,他还去!

这一次,十有八九会被贼人所伏击!

营寨未稳,需防敌人夜间劫营,这样的道理,许多人都知道,对方乃是凉州先锋,焉有不知道的道理?

今日白天时的战斗,就能够看得出来,这凉州先锋,并不会一群乌合之众……”

牛辅被气的暴跳如雷。

今天庞德攻上鳌头关,在上面大开杀戒的样子,给他留下了极大的印象,让他不敢再有任何的掉以轻心,结果,千防万防,却没有想到,郭汜这厮,居然这样大的胆子!

“属下亦是苦劝,但校尉就是不听,还训斥于我……现在,可怎么办才好?”

李心显得捉急的询问牛辅。

此时,把事情告知了牛辅之后,他心里面踏实多了。

天塌下来,有个子高的人顶着。

这样的大事,依照他如今的职位,他是真的负不起责。

牛辅来回踱步几步,将自己腰间佩剑解下,递给李心道:“带着我的佩剑,立刻出关前去追赶,令他们撤回来!

若是郭汜这厮拒不回来,可以持剑将其斩杀!”

李心不由一愣,没有想到,这样的任务,会落到自己的头上。

不过此时可不是什么犹豫的时候,当下就双手接剑,立刻转身出去,去行动去了。

而已经睡着又被喊醒的牛辅,现在是半分的睡意都没有了。

直想握刀砍死郭汜这无法无天的家伙。

站在这里生了一会儿闷气,牛辅带着前卫来到了鳌头关这里。

来到鳌头关,二话不说,直接就让原本守着鳌头关关门的人下岗,让自己的一部分亲卫,接管鳌头关关门。

做完这些安排之后,牛辅来到了鳌头关之上,站在那里朝着远处瞭望。

夜色朦胧,只有少许星辉笼罩,朝着远处瞭望的时候,远处是一片的黑沉沉,别的什么都看不到。

牛辅的面色就如同这夜色一般,也是黑沉沉的……

李心此时已经从鳌头关之上下去,带着十几个亲卫,摸着黑,一路朝着远处而去。

没敢打火把。

主要是担心打火把会惊扰到贼人,让郭汜他们提前暴露,从而陷入到更大危机之中。

李心的心跳的很快,整个人都显得紧张,在这黑暗之中,也不管不顾了起来,只是不断往前行,摔倒了也会迅速的爬起来,接着继续往前去。

之所以会是这样,是因为他发现这一次,中郎将是动了真火

不然不会给自己这样一把剑,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一次,只怕郭校尉想的差了,就算是他们能够胜利,弄不好也一样会被中郎将处罚。

最为可怕的,还是战败。

从中郎将的反应上看,若是校尉他们这一次被贼人埋伏,战败奔回,只怕会有大劫难!

他此时不做它想,只想早点赶上校尉,手持中郎将的剑,让校尉带兵回来。

把人马安稳的带回来,虽有过错,但终究不会太大,再怎么说,校尉也是中郎将的老部下……

马超将手中长枪插在了面前的土地上,时间一点点的流逝,他心中的着急也就越来越多。

这都什么时候了,这该死的关中兵卒,怎么还不过来劫营?

怎么就这样的胆小如鼠?

……

郭汜带着人,一路前行,远远的已经看到了火光,那是马超等人立下来的营寨。

“陈平,你带人从这里出发,绕到贼人营寨后面去。

等一会儿,咱们给他来一个两面夹击!”

郭汜喊来一个手下将领,这般出声交代。

当然,这个陈平,并不是汉朝开国时候的那个陈平,而是郭汜的手下将领,是武将,不是谋士。

陈平领命,分兵加速而行。

被郭汜给了这样一个任命,陈平分外的欢喜。

这样的话,他也算是领兵独当一面了,今后论功行赏,自己的功劳是能够压其余人一头的。

看来,自己几个月前,专门请校尉来到家中喝酒,喝了一个差不多之后,喊出妻子出来为校尉添酒,自己装作醉的不省人事还是有效的。

不然的话,一起出来的这几个将领之中,为何偏偏自己能够得到这差事?

自己的这个决定,是真的明智,不仅仅自己偷眼观看,觉得刺激,还获得了这样的大好机遇!

不得不说,郭汜手下,可谓是人才济济,居然还有陈平这种牛头人存在。

陈平这样的牛头人,可真的是一个人才!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强,郭汜手下的其余将领,对于此事,多少是有一些了解的。

在听到郭汜的任命之后,不由的在心里面对着陈平大骂,各种鄙夷。

这种送妻的人,他们是真的看不起!

郭汜在分兵之后,率兵继续朝着前面而去,在距离一里左右的地方,静静的潜伏,等待着陈平带兵绕过去,进行前后夹击……

“咔嚓!”

树枝被踩断的声音响起。

随之而来的还有轻微的脚步声!

正在那里等的满心郁闷的马超,精神瞬间集中,手已经握住了插在面前的长枪。

凝目望去,可见极其朦胧的夜色之中,在自己等人埋伏的丘陵前面不远处,有人在悄悄前行!

而且还不止一个!

是很很多!

马超瞬间兴奋起来,他此时已经能够确定,自己这一夜没有白等,贼人已经上钩了!

真的是派人前来劫营了!

不过,这贼人好狡猾,居然不直接从正面冲击自己的营寨,而是带人悄悄的绕行,想要到后面去。

马超屏住呼吸,默默的注视着贼人从他下面一丈多的地方接连过去。

距离近到,连带着一些贼人的呼吸声都能够听到。

马超没有下令攻击,就这样静悄悄的潜伏着,要等待着贼人前去偷袭自己的营寨。

这个时候,出手的话固然能够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但是想要将更多的人留下来,却是不可能。

他既然等待了这样久,自然是不可能只满足于这么点的……

“一千五百人左右,看来,营寨前面应该还有敌人,这是想要给自己这边来一个前后夹击啊!”

等到贼人都过去之后,马超小声说道。

方才,在屏息凝气的时候,马超也没有闲着,在暗暗的数着从自己前面走过去的贼人。

通过数人数,他能够得到不少的消息。

“你悄悄的回营寨,告知留在营寨里面的人,有贼人从后面绕过去了,让他们小心应对。”

马超对身边的亲卫,小声的说道。

亲卫闻言,就悄然起身,在暗地里朝着营寨摸去……

而马超,以及马超所带领的兵卒,这个时候完全精神起来。

贼人此时已经中计,并从他们眼皮子底下过去,马上就能够收获战功,他们如何能够不兴奋!

……

陈平带领手下兵卒,一路绕道马超营寨后面,见到这边的的布置之后,心中不由大喜。

这一次,自己必定要立下大功!

原来,马超营寨匆匆立下,营寨前面还有不少人站岗巡视,在这营寨的后面,却是安静一片,只有两个快要熄灭的火盆,在那里发出微弱的光,一副随时都要熄灭的样子。

这合该自己立下大功劳!

老天都想要助自己成事!

陈平心中这样想着,整个人更为兴奋。

他带着兵马,一路摸到后营这里,发现只有一些木栅栏这些东西,随便的围拢了一下,充作营寨。

很轻易的就摸到了里面。

“诸位,随我冲锋!立功就在今夜!”

将要立下大功劳的兴奋,让陈平都没有觉察到事情的不对。

他不再隐藏身形,出声嚎叫了一嗓子之后,率兵朝着里面冲去,要打马超兵马一个措手不及!

有人已经点亮的手中火把,准备放火。

他们一路冲杀进入,如入无人之境。

好像也就是无人之境。

一路喊叫冲锋,居然没有遇到一个兵卒。

接连点燃好几个营帐,里面也一样没有兵卒!

哪怕是这时候再兴奋,陈平也觉察到了事情的不对。

事情大条了!

自己等人弄不好真的中计了!

“快撤回去!快撤回去!”

陈平连声催促,面色都已经白了。

然而,这个时候了才想着退回去,又怎么可能?

他话音刚落,立刻就火箭,从边上射出。

火箭落下,周围很快升起熊熊大火。

这是因为,这里已经被马超的部下,提前布置了易燃的东西!

陈平心中怕的要死,胡子都被火给烧着了。

他这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活着从这里回去,第二大愿望则是提醒自己的上司郭汜这里有埋伏,不要再带兵过来。

但这根本就不可能。

因为早在他们冲入营寨,点亮火把的时候,一直在第一线留意着马超营寨后方情况的郭汜,就已经从原地蹿了起来。

“陈平已经成功绕到贼人后面,贼人必然慌乱!

诸位将士,快快随我冲锋!

斩杀贼人,立下无上功勋,就在今夜!”

他出声大吼着,带着蓄势待发的部下,冲向了马超的营地。

一里左右的距离不远,很快就冲到了那里。

在冲到这里的时候,后营那里,已经有了很大的火光。

郭汜暗自握紧拳头,赞叹了一声陈平这家伙不仅夫人娶得的好,温柔可人,办事也是这样的靠谱,这才多长时间,就已经将火放的这样大了!

还真是一个人才!

这次回去,一定要给这家伙记大功!

当下带着兵,从前营往里面冲的更快了。

而原本那些在前营那里站岗守着的人,见到郭汜等人冲过来,半分的抵抗都没有,立刻就麻溜的朝着两侧跑掉了。

这更加坚信了郭汜等人,西凉人不过是一些乌合之众,此战必胜的信念……

持着牛辅宝剑而来的李心,也已经看到了那亮着灯火,一片安静的马超营寨,心中不由长出一口气。

自己来的还算快,正式的袭营还没有开始,还能够最后关头,将校尉郭汜给喊回去,制止这次袭营。

结果,心中的欣喜,还没有来得及扩散开,马超的营寨后方,就有火光闪亮,而前面距离他大约一里之地的地方,马上就变得人声鼎沸起来。

众多人,出声大喊着,朝着马超营地而去。

李心哪里还不知道,袭营已经开始了?

整个人顿时就变得有些呆滞。

自己,终究还是晚来了一步。

“军侯,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一起冲杀过去?”

李心亲兵出声询问,带着一些跃跃欲试。

呆愣了一下的李心出声道:“不去!走,咱们赶紧走!

往鳌头关而去,快些!

不管他们袭营有没有成功,这时候也都与咱们没有多少关系!”

他这般说着,便带头转身,朝着后面而去,速度竟然比来的时候还要快上几分的样子。

李心的反应,看的他的亲兵,不少都有些傻眼。

觉得他的反应有些过激了。

且过于胆小了。

但,他们心里面的这种想法,很快就消失不见。

因为,在他们随着李心往回跑了大约有一里地左右的距离之后,那马超的营寨周围,相继亮起了四道火龙。

火龙出现之后,就朝着那着火的营寨而去!

这火龙是兵卒点起的火把。

而且,马超营寨的火,也着的未免太大了一些。

在那熊熊火光的映照之下,可以看到,有着一些人,在亡命的朝着外面奔逃,但是却被那从营寨周围出现,并围拢上去的兵卒,给堵住厮杀……

见到这样的一幕,他们哪里还不明白,校尉郭汜这一次的袭营计划,完全就被西凉贼人料定。

并且,这些贼人,还将计就计,反杀了郭汜一波!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人再也不觉得他们的军侯李心胆子小了。

也明白了他们军侯,为何在第一时间,就往回返了。

他们伸手拉住自己的军侯李心,跑得比李心都快。

这是因为他们已经想明白了。

在如今这种情况下,带兵袭营的郭汜,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胜算,只有被击溃这一条路。

三千兵卒,自然不可能全部都被斩杀,或者是降服,肯定会有人朝着鳌头关溃退。

而马超那里的西凉贼人,也必定会追赶。

他们如果不跑快些,只怕就回不到鳌头关了!

之前的时候,是为了传达命令,现在则是为了逃命,心态不一样,速度自然也就不一样……

“冲!冲!往外冲!”

胡子都被烧没有,手上脸上都是燎泡的牛头人陈平,大声的呼喝着,在亲卫的护卫下,随着乱做一团的部下,朝着后面猛冲。

此时此刻,他再也不想什么升官发财立军功这些了,只想着逃出升天。

但,这极其不容易,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西凉兵卒,运动到了营寨的后面,有着羽箭对着他们覆盖下来。

火光与混乱之中,求生与夺命之间,惨叫声不时响起。

一时间,有着诸多的鳌头关兵卒中箭。

不知道是不是牛头人有什么特殊力量,还是因为周围还有着二三十护卫围拢,护着他往外冲,在这箭雨之中,牛头人陈平居然没有中箭。

并且成功的冲出了着火的营地。

他的眼中,露出兴奋的光芒,脱离火海,让他长松了一口气。

然后就在护卫的护卫下,朝着前面继续奔去,冲撞那阻挡在那里的西凉兵马。

不过,陈平的好运,也就到此为止了。

因为,他被一个手中持着长柄大刀,骑着白马之人盯上了。

这人不是别的,正是今日率先登上鳌头关的庞德。

庞德的小腿,确实被黄忠射伤了。

经过军医包扎处理之后,走路这些,确实受到影响,不过骑在马上厮杀,倒是不会影响太多。

“南安庞德在此,贼子还不引颈受死?!”

庞德已经看出陈平是个军官,应该是这一伙人中最大的一个,暴喝一声,拍马舞刀就冲杀过来。

身边亲卫一起跟随而来。

陈平等人,早已经没有战心,只想逃命,惊慌之下又有多少战力?

而且,又被庞德喊出来的南安庞德的名号给吓住。

今日庞德在鳌头关之上发威的事情,他可是知道的,知道这是一个猛将,自己绝对不是敌手。

当下也不敢接战,出声大喊,让亲卫阻挡庞德,他好趁机逃走。

“竟是这般无胆鼠辈!”

庞德出声骂道。

策马舞刀而来,长刀劈砍之处,一片血光闪现,陈平亲卫应声而倒。

如入无人之境!

顷刻之间,就要追赶上陈平。

陈平魂飞魄散,自知自己逃不出去,当下转身对着庞德就跪下了。

为了活命什么都顾不得了。

出声急声道:“我愿降!我家妻子貌美,愿意献给将军,只求将军能够饶我性命……”

牛头人不亏是牛头人,此时一着急,直接就将这话当众说了出来。

之所以会说出这话,是因为在他的潜意识里,这是他最能拿出手,并且是最能打动人心的东西。

庞德闻言一愣,继而勃然大怒。

“狗一样的东西,将我庞德想成了什么人?

怎能这般侮辱于我?

今日必杀你!”

口中这样喝骂,手中大刀对着的陈平就狠狠劈砍了上去。

陈平瞬间就懵逼了。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个样子。

话说,这不是很多人所追求的事情吗?

自己的两任上司,都是被自己用这样的手段给摆平的。

怎么到了这庞德这里,就成为了对他的侮辱了?

有人用这样的好事来侮辱人的吗?

这西凉蛮子,就是不解风情!

死到临头,他心中所想的居然是这些。

庞德大刀斩下,陈平下意识的就将右手挡在了脑袋上。

但是,这并没有什么用处。

庞德这一刀,含怒而出,用了极大力气,直接将他的手砍断,并深深的砍入了他的脑袋!

差点将这牛头人的脑袋,彻底劈成两半。

陈平只发出了一声惨叫,整个人就变得没有任何动静。

庞德收刀,望着倒地而死的陈平,狠狠的吐了一口吐沫,口中骂道:“狗一样的东西,杀你都侮辱了老子的刀!

这么会有你这样驴入之人存在!”

……

马超跃马挺枪,手中长枪灵蛇吐信的一般的探出再收回,每一次的吞吐,都会有一个人被刺死。

大火在熊熊燃烧,他的眼中,也一样有火焰在跳动。

这样长时间了,此时此刻,他终于能够畅快淋漓的杀上一场!

郭汜此时灰头土脸,背后披风都被烧没了一半,整个人再不复之前的威风。

此时,他的心中满是后悔。

他是真的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做意气之争,为什么被鬼迷心窍,为什么突然之间,就觉得自己行了,能够比肩甚至于是超越刘皇叔了!

自己老老实实在鳌头关内待着不好吗?

是鳌头关不够坚固,还是陈平的夫人长得不够貌美,亦或是陈平请自己宴饮的时候不喝醉倒在一旁?

自己怎么就非要出兵劫营啊!

杀出去,一定要杀出去!

不然,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将会没有!

他混在兵马之中,一起朝着围拢而来的西凉贼人冲杀。

这样冲杀了一阵儿之后,居然还真的让他们给冲出来了一条路。

郭汜欢喜不已,再不敢多待,立刻就在亲兵的护卫下,朝着鳌头关狂奔而去。

自己这一次,确实是闯下了大祸。

中郎将不会轻饶了自己。

不过,依照自己对中郎将的了解,自己罪不至死。

只要逃回去,就能够保住性命……

马超望着奔逃的鳌头关兵卒,脸上露出一些笑容,他率领兵马,跟在后面,远远的吊着,并不是太着急的样子……

上一章 封面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