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幻 > 从全球穿越开始

第十二章 练气境的修行

版本更新很快,只需半小时就能搞定一个,他发现,现在也是对整个星环进行版本更新的绝好时机。

大家都刚突破不久,生命跃迁,生命灵光就如同静静燃烧的火焰被突然浇了桶热油,更加猛烈,在再次稳定之前,会更肆意的散发自身的“光与热”。

以前姜不苦需要一天才能凝结一颗新星,可在这个时间段,凝结一颗全新的星点,也只需要两个小时左右。

而且,很多顶尖学生他平日里根本没有机会近距离接触,现在这时机就太好了,最多就一墙之隔,如此良机,他怎么能够浪费。

他星环中的百颗星,集训之前都来自蓬乐县一班和二班,集训二十天,寻找最好的目标,凝结了二十颗新星,将蓬乐县二班最弱的二十颗替换掉,现在正是对其进行全面梳理更新的良机。

他先是从一百五十九人中选中最优的一百位作为目标,原星环中只有三十二颗星得以保留,包括蓬乐县一班十二颗,集训二十天中新收集更替的二十颗。

所以,按照他的计划,这次行动目标是更新三十二颗星,每颗用时半小时,更替六十八颗星,每颗用时两小时。

他仔细估算了一下时间,刚好能在福地半月闭关结束之前将这一切全部搞定。

时间紧迫,他自是一刻钟都不愿浪费。

提前做好计划,他便在一间间木屋前游走流连,就连困了也是倚在别人的木屋前小憩一会儿,时间一到,就去下一站。

越来越多人注意到他怪异的举止,很多人修炼结束,或者时间到了要把木屋让给他人,从旁人口中知道有人在房门外“陪伴”了自己两小时,看姜不苦的眼神都变得古怪,有的直接是一副吃了翔的恶心表情。

很多人想要教训姜不苦,可他也没给众人带来任何麻烦,连根毛都没少,而且,福地修炼机会如此难得,没人愿意将时间耗费在这种地方。

只能由着他。

姜不苦则沉浸在持续提升进步的快美中。

突破练气境,却未修炼任何功法,状态如同一张白纸,提升的天赋连一点选择余地都没有,只能是基础性、整体性的提升。

这正是他所需要的。

突破之时,人形玉色纹路沿着玄妙轨迹运转,虽只维持了很短时间,他却收获太多的启示和领悟。

这种基础性、整体性的提升,从长远来看,才是最好的。

而他自己琢磨出来的那种定向提升法,只是让当下的修炼变得更快,从长远来看,反而得不偿失,容易让身体“失衡”。

松软的土地无法承载宏伟的建筑,通天之塔只会立在可载万物的博大坚实之上。

定向天赋提升他当然也不会完全舍弃,不谋当下,谈何远方。

只能尽量在远方与脚下之间,兼顾取舍。

大家都在抓紧时间修炼,不想浪费在此地的一分一秒。

即便姜不苦的行为让很多人感觉膈应,在他并没有对旁人修行造成实质干扰的情况下,大家都是尽量无视。

……

这一次,恰是薛筱婧和李婉月二人木屋修炼之后的间隙。

见到姜不苦依然在做着旁人无法理解的奇葩举动,两人相视一眼,一起向他走去。

大家不仅都来自同一地,且与他的接触也最多,她们比其他人更了解这家伙的秉性,他外在的行事或许常有出人意料的地方,但骨子里却是非常纯粹的一个人,所以,她们对他的印象并不坏。

见他忽然间就走到了整个群体的对立面,若是有机会,她们还是想把他往回拉一拉。

走到姜不苦近处,李婉月直接开口道:

“姜平,突破练气境之后你怎么不继续修炼了呢?

这样的机会可是非常难得的,一旦出去,可很难再有,到时候你再修炼,可别指望还能如此突飞猛进。

而且,大家都在进步,你却始终在练气境初期不动,这次出去之后,你怕不是又要成为垫底倒数的人了。”

姜不苦道:“我没有练气境之后的修炼功法啊,这得等我从福地出去,去府学典藏室获取了下一阶段的功法,这才可以开启下一阶段的修行啊。”

他一脸的理所应当。

却见李婉月、薛筱婧二女忽然以看原始人类的目光看着他。

他也意识到了不妥,忙问:“怎么?难道我说的有什么不对?”

薛筱婧抢在李婉月之前问道:“你不知道有个东西叫智能网络吗?”

姜不苦道:“当然知道。”

他甚至想说,我比你们更懂网络。

最初,在了解到智能网络只鳞片爪的时候,他还非常激动兴奋。可在做了更进一步的了解之后,他就主动浇灭了对这事的念想,至少在近期,自己根本不用去思考这玩意儿,因为他根本接触不到。

首先,它的门槛很高,不是人人都能接触进入。

要想正常进入其中,就必须分离一缕精神力进入,练气境以下的普通人就不用想了,即便是初步完成精神观想修行的练气境修行者,勉强具备分离一缕精神力的能力,但对他们来说,这依然是难以承担之重。

若是这缕精神力在里面出现意外甚至直接“死掉”,更会对其造成深远的负面影响。

所以,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一般情况下,筑基境以上的修行者才能够接触到此物。

而且,并不是所有达到筑基境以上的修行者就有资格进入,还有着层层门槛,层层限制。

在稍作了解之后,他就把与智能网络相关的事情远远扔出了自己的生活圈,多思无益。

李婉月反问道:

“这处福地最大的作用一是让修行者缩短积累修行的时间,二是助人更快更稳妥的突破境界。

而在突破之前,譬如我们修为在内壮境的时候,虽然对练气境的修行已经有了一个大略的方向。

可这里面有两个问题。

一是我们当时所处的层次本身,让我们并不能真正把握自己突破之后究竟该如何走,说不定在突破之时我们对自身、对世界、对修行都有了更深层次的领悟,会对未来的方向做出一些根本性的调整。

再一个,我们并不能确知觉醒法符的属性能力,而这在很大程度上将左右我们对具体功法的选择,偏炎阳烈性,或者偏冰冷寒性,或者偏向生机,或者偏向锋锐刀兵之性。

所以,在真正突破之前,未来具体高如何走,其实都是处于一个混沌状态之中。

我们自然也不可能提前准备好突破后的功法再进入闭关——万一不合适呢?

该勉为其难的走一条并不完全合意的道路,还是把这次难得的机会浪费掉?”

听到这里,姜不苦有些傻眼。

李婉月继续道:

“你觉得那些聪明人在研究这种洞天福地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即便他们没有考虑到这些细节性的问题,如范校长这样的,无数这类洞天福地的直接管理者,若这个问题还存在,他们会不会尝试将它解决?”

无话可说,非常合理。

姜不苦又不是真的傻瓜,联想到她之前提及的“智能网络”,一个能够轻易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直接在他脑海中形成,以他对网络的敏感性,甚至只是念头转动间脑海中就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架构。

“你是说,我们可以直接在这里通过智能网络获取练气境的修行功法?”姜不苦脸上带着恍然大悟之色。

李婉月见他反应过来,颔首道:

“对啊,而且,和那种需要一缕精神力才能进入的智能网络不同,做了一些特殊改造,功能上很单一,只能连接就近典藏室的数据库,查阅功法和其他修行资料,除此之外,不能做其他事情。

而它‘智能性’的一面,就是功法推荐,你只需要将内壮境时期修炼的功法和表现及突破后的表现输入其中,它就能够给你推荐最适合的功法。

让你直接开启下一阶段的修行,对你丝毫不耽误。”

姜不苦瞪眼道:“这设备在哪里?我怎么没有看见?”

李婉月用下巴示意了一下周围木屋,道:“当然就在这些屋里,每间木屋都有一个,所以这些设备不是一套,而是有九十九套。”

自此,姜不苦终于彻底傻眼了。

李婉月趁机把手按在他脑袋上,语重心长的道:

“所以啊,有时候也不要过于特立独行,这些东西就在木屋里,只要进去过一次,就没有不知道,操作也非常简单,属于显而易见的东西,范校长都没有单独提及。

可你却因为一次也没进去过,也不与他人做任何交流,这种‘显而易见’对你就关上了门,若不是我们主动对你说,你岂不是一直到离开都不知道此事?”

姜不苦无言以为,却被训得心服口服。

最后,他对二人表达了郑重的感谢,同时,也向她们认真请教了九十九座木屋的使用规则。

很快,姜不苦来到编号四十三的木屋前。

一位排队等着进入的男生横眼看了他一眼,似乎在说,你有什么癖好往边上去一点好吗,不要挡在正道上。

姜不苦没有选择闪人,而是转身看着他:“下一个该轮到我了。”

那位男生闻言,勃然色变,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有当场炸毛的迹象。

姜不苦寸步不让,道:“这不是我夺了你的利益,这本就是我的正当权益,之前我没有使用,让你们把我那个名额共享了,现在我只是拿回我那一份而已。”

男生瞪着眼,鼓着脸,红着脖子,捏着拳头,脸上分明一副被人从身上强行割肉的疼痛感。

道理确实是姜不苦所说的道理,但这并不能丝毫减弱他心中这一刻损失过亿的疼痛。

正在这时,四十三号木屋房门打开,里面走出另一个男生,他看到几乎贴面站在房门前的姜不苦,自然而然就想起了这家伙喜欢在别人于木屋中闭关去“贴墙”靠近的举动,一种膈应的感觉油然而生,同样也向他瞪眼看过去。

在前后两双目光的逼视下,姜不苦麻溜的绕过走出木屋的男生,窜进了屋内,嘭的一声就关上了房门。

那还未完全从木屋中走出的男生后背被姜不苦轻轻“靠”了一下,让他不受控制的向前走了两步,有种被生生从屋中挤出来的感觉。

当他反应过来,房门已经从身后嘭的一声关上。

他来不及仔细琢磨姜不苦那轻轻一靠中妙到巅毫的力道控制,让同样突破到练气境的他处于完全被动的、被压制的局面,他看着面前同样瞪眼怫然的男生,道:“你就这么看着他抢了你的位置?”

被他言语小小撩拨了一下的男生反倒反应了过来,姜不苦这忽然的“归来”,受影响的可不是他一人,他何必去当那个出头鸟。

九十九座木屋在一百五十九人中流转和在一百六十人中流转,具体到某一个人身上,受的影响其实非常小。

他没有再在四十三号木屋前停留,而是去了编号四十四号的木屋,二十分钟后,当这座木屋中的修炼者出来,他如姜不苦一般“插队”进入其中,按理说,这才是他真正的轮序。

如同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样,随着姜不苦“挤”回属于自己的位置,其他所有人都受到了或多或少的影响。

由此,很多人对姜不苦这个“乱局者”的恶感都更强烈了几分。

随着房门关上,姜不苦把这一切都扔在了脑后。

木屋中最显眼的陈设就是一张由一块巨大青玉铺就的玉床,上面有一个由淡金色蒲草精心编织的一个蒲团。

据李婉月薛筱婧所说,此二物都对定心凝神有着奇效,能够帮人更快的“深层入定”,再加上更浓郁的生命气息和活跃灵气,修行效率远超外界。

但他的注意力并没有集中在这几样物品上,扭头看向房间一角,被几块透明水晶分割出一块扇形直角区域,外形像极了前世廉价宾馆干湿分离的淋浴间——顶上甚至有个类似莲蓬头的装置。

姜不苦进入其中,根据旁边张贴的简单提示检查了一下,确保他所站立这块区域处于完全封闭状态,按下了一个绿色确认按钮。

头顶上的“莲蓬头”便射下一束束微光照在他身上,周围水晶壁上也同样射出一道道微光,让他被一道道微光束笼罩。

很快,大概两息不到,所有微光束就悄然消失,就像从没出现过一般。

与此同时,姜不苦看见,面前本来透明的水晶壁变成了一道屏幕。

屏幕黑底白字,有一行简单的文字:

“成功开辟气海丹田,权限确认,是否连接典藏室数据库?

【是】、【否】”

在看到这个屏幕和上面信息的一瞬间,姜不苦有种恍惚感。

就仿佛在这一眼之中,身心便如同坐过山车一般穿越了数个世代。

在看到这玩意儿之前,从“穿越重生”,变成三岁山村幼童开始,到这十几年来的成长经历,那原始而淳朴的风尚,人们慢节奏的生活,人们的服饰,建筑的风格,都无不让他有种身处在“类古代社会”的错觉。

唯一和印象中古代不同的,除了可以修行变强这一点外,最大的不同也就是无论大家的穿着还是建筑道路,都非常的干净卫生,相比于真实的古代,更像是影视城中的那种古代。

而现在,这种印象悄然破碎。

心中如此恍惚着,却并没有影响他做出选择。

他伸手在【是】的位置轻轻点击了一下。

屏幕瞬间变化刷新。

上面出现三行信息。

——

书库浏览。【确认】

手动搜索。【确认】

智能推荐。【确认】

——

确实如李婉月薛筱婧二人所说,都非常好理解。

他直接略过了书库浏览这一项,虽然他很好奇府学典藏室的藏书相比于县学会丰富多少,但这以后有大把的时间了解,福地时间宝贵,不可能浪费在这种地方。

他的目光在智能推荐上停留了一下,便也略过。

在你不知道自己该走什么路的情况下,借助智能推荐,能够走在最与自己契合的一条路上。

但他却目标明确,内壮境修炼的六门功法本身就是铁身横炼法的前置,突破练气境也没发生什么足以扭转这个选择变化。

更重要的是,要想智能推荐更准确,不仅要尽可能的提供自身的详细信息,包括内壮境阶段和而现阶段,还会接受更加细致的身体扫描。

他将再无一丝秘密可言。

对此,他有着本能的排斥。

身为一个穿越重生者,还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外挂,他并不想这一切尽皆暴露在智能网络的“注视”下。

所以,他选择了手动搜索,屏幕再变。

顶上便是搜索栏,下面则是一个手写板,他伸手写下了铁身横炼法五字。

点击搜索。

很快,屏幕再次弹出一个弹窗【——搜索成功,确认下载传输。【确认】——】

姜不苦再次点击了【确认】。

【下载传输中……1%……5%……20%……50%……】

下载进度条迅速变化,随着下载传输进度变成100%的瞬间,姜不苦感觉大脑被一枚无形尖刺轻轻扎了一下,本能的往后仰了一下。

他的脑海中,悄然多了许多信息,不仅有铁身横炼法的完整功法,还有许多与之相关的修炼手札、笔记、感悟心得,都是那些在这条路上有所成就者,包括创始者、发祥者、优化者留下的点滴痕迹,全部打包塞进了他的脑海之中。

这一变化,让姜不苦又是一阵恍惚。

刚才,跟随屏幕的指引一步步操作,他心中的既视感越来越强烈,仿佛回到了三百多年前,天变发生之前的时候,可现在,随着这么多信息直接“下载传输”进入他的脑海,再次把他拉回当下,让他正视这边的光怪陆离,似是而非的现实。

他甩了甩头,将这些于修行无益的念头驱赶出脑海。

而面前的水晶壁再次恢复透明,那个屏幕已经消失。

他的权限已经使用完毕,这个设备已经单方面中断了与他的连接,他再也无法进行任何操作。

想要利用它冲冲浪,消磨消磨时间,更是想都别想。

他推开水晶壁,走了出去。

盘膝坐在青玉床的蒲团上,开始整理脑海中的信息。

因为这些信息全部分门别类的放进了他的脑海中,没有任何晦涩难懂的语言,在他的体悟下,铁身横炼法的面貌在他心底迅速展现出来。

他发现,这门功法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同。

他以自己内壮阶段的修炼揣测,以为后续的修炼方法应该也是要在外界打击压迫这点上下功夫,甚至都开始设想是否需要去那些自然险地苦修。

可实际情况和他想象的完全是两码事。

练气境的根本目的是将灵气吸纳入体,化为真气,贯通周身经脉大小周天,然后以此为凭,筑就道基,由后天返先天。

至于具体如何吸纳,那就是千奇百怪,各显神通。

正统主流的方法,便是观想练气法,修行者从练气境开始,便要于心灵中,于精神中塑造一个观想核心,这将是其成长道路上的明灯指引。

随着实力的进阶,这个观想核心也可以不断进化、强化,变得越来越强大,神通莫测。

而铁身横炼法却没有完全依照这种“正统主流”的做法,而是另一种思路。

没有观想核心,反其道而行之,修炼时需让“自我”沉寂,将修炼交给身体本身。

因他的铁身横炼法根基是由铁砂掌、铁桩功、铁骨功、铁头功、铁腿功、铁臂功六门功法奠定。

修炼时,他的身体会自动形成双手掌、双臂、双脚掌、双腿、脊椎、颈椎头颅等六大核心,并将整个身体囊括进去,形成一个吸纳、循环、加工、炼化的完整流程。

思路简单直接,又蛮又横,蛮炼横炼,名副其实。

其核心思路是:你懂个屁,不要瞎指挥,将一切交给身体,祂们自己知道该怎么做。

“你已是一具能够自我修炼进阶的成熟身体,我这废物主人也就不瞎指挥了,坐享其成就可以了。”

这么“无脑傻瓜式”的修炼法,对身体的要求极高,难怪姜葳蕤说除了少数天赋异禀的,其他选择此法的都难有好结局。

铁身横炼法的各种笔记手札中,提醒得最多的就是小心小心再小心。列举了很多惨死数据,大多都是身体各大核心失衡、彼此“争功”造成的。

将修炼交给身体,这个思路有个不曾明言的前提,即身体有判断力,至少知道什么有益什么有害,且懂得趋利避害。

可对身体多个核心而言,每个核心的利弊是不同的,甚至很可能是有冲突乃至相反的,当几大核心均衡之时,能够形成脆弱的“恐怖平衡”取得和平。

可一旦有了强弱之分,平衡自然就会崩溃。

具体到修炼者身上,那就是享受各种稀奇古怪的伤势甚至死法。

而要避免这种局面的发生,最好的方法就是给祂们一个共同的外部危机。

“原来这才是那些‘亡命徒式的’修行者终生都辗转在一个个险地绝地的根本原因。”

最开始,可能只需要适度的冰寒就能让身体感觉危机,兄弟阋于墙而外御其辱,身体得以保全,修炼进行下去,修为提升;

然后这点冰寒已无法对身体造成威胁,得去更危险的区域给身体适当的危机——危机不够无法让身体各大核心共御“外辱”,危机过头真的会死,两难!

越强的实力就需要越危险的环境,一旦没把握好那脆弱的临界,要么是无用功,要么就死掉。

这就是个永不终止的死循环啊。

难道就无终结之日?

当然有。

姜不苦想到了临别之前姜葳蕤老师的那番话,她当时提及了力士星神观想法,给自己的建议是观想伐桂吴刚,走回观想练气的正途,这个无休止、无终结的循环自然就中止了。

在仔细体悟了这门功法之后,他并没有去设想很久以后的选择,而是低头看着当前脚下。

“这法门确实非常适合我。”

其他修炼横炼法之人之所以厄难随身,根本在于身体的几大核心不均衡。且即便此刻均衡也难保证随着修为提升永远均衡。

就算修行者本身如端着满碗的水小心翼翼的行走,也无法保证身体自身在成长蜕变的时候没有随机侧重。

可对姜不苦来说,这个前提本身就不存在。

他的身体素质不敢说最强,却可以说是最均衡的。

内壮境的六大功法都修至圆满,暂时也无失衡之虑。

即便随着修炼出现了强弱失衡之兆,他也可以定向扶持,让弱的一方再次与强的一方达成均势。

身体主管修行。

自己则只需要做好身体状况的动态监管即可。

心中对这门功法反复复盘了几次,姜不苦开始了第一次尝试。

在青玉床和特制蒲团的帮助下,他迅速进入深层入定。

仿佛置身于一片深海之底,又如身在母胎羊水之中,被一种极致的温暖、安全、静谧的氛围笼罩。

其他修行者,会在这时构建自己的观想核心,而他,却选择卸下对身体的操控权,让心灵解脱出来,变成一个旁观者。

沉寂不是沉睡,反而需要保持高度的清醒,只是让“自我”不去干涉身体的运转决策。

当自我意识从身体中抽离,已突破至练气境的身体一点点“复苏”,自动感知到弥漫在身周的活跃灵气和充沛的生命气息。

双脚心,双手掌心,双腿双臂、整个脊椎、乃至颈椎头颅,都在一点点散发出波动,由弱而强,就像主动张开捕网的猎食者。

关于灵气,有一个常识性的认知,即灵气本身并不是一种纯澈的状态,本身便包含了四象五行之变,随着昼夜变化,四季轮替变化,地域变化——海域、森林、高山、市井城池,距离地面的高度……随着任何一种因素的变化,灵气内涵也会变得不同。

特定的方向、特定的功法只能吸收特定的灵气进行吸纳炼化,而不是不加区分的收入一堆大杂烩。

这也是功法的一个作用,它们本身就是一个筛子,将不合适的灵气筛掉,只留下合适的吸纳炼化。

铁身横炼法却没这么多讲究,或者说,大多数横炼法都不太讲究,要的就是这种大杂烩的效果。

要的就是把它们吸纳入体之后彼此碰撞、摩擦、冲突甚至斗争角力的效果。

此刻,随着六大核心变成一个个“漩涡”,将萦绕在他身周的灵气吸纳入体,灵气从头脑、四肢、躯干各处涌入身体,根本不遵循任何路径,无论挡在祂们前方是皮肤、肌肉、内脏还是骨骼、祂们都直接穿过去,以最简洁的路径往丹田汇入。

而它们若想进入丹田,必须经过被本源真气改造过的血肉骨骼的层层“阻截”,这些大杂烩般的灵气本身就在“碰撞撕扯”,同时还在冲击着他的身体防线,在身体内部,化作一柄柄锤子、斧子、锯子、尖刀、匕首,捶打、切割、撕扯、扎刺着他的身体。

正常的修炼,他必须小心监控着身体的变化,必须赶在这种伤害危及自身安全之前回归,中止修炼,或是借助外物,或是纯靠身体的自我恢复力,缓缓恢复状态,等到再次完好之后,继续这个过程。

稍有疏忽大意,真有可能落下病根甚至伤残甚至死亡,但若是把握好这个度,在身体潜能没有真正榨干之前,这种极限淬炼都能让身体保持高速的进步。

这也是横炼法修行的“魅力”所在,修行者就像是在万米高空走钢丝,一边要担心内部失衡、身体失控,“嘭”的爆炸,一边要警惕外部淬炼过度,直接一下子把身体干废。

姜不苦却感觉到了福地修炼的美妙,比内壮境修炼之时更甚。

按理说,以他的身体素质,哪怕比同境界的其他人更强,恢复力也远超同境界的修行者,可毕竟根基浅薄,在这种“摧残”之下,很快就会达到承受的极限。

可是,随着活跃灵气一起吸纳入体的,还有充沛的生命气息。

它们无孔不入,渗透进身体的各处,皮肤、肌肉、血管、脏腑、骨骼、脑髓……凡有淬炼摧残处,便有生命气息跟进恢复弥补。

一边破坏,一边重建,继续破坏,继续重建。

而且,每次重建都比原先更好。

身体变得越来越强。

而那些属性驳杂的灵气,经过身体硬碰硬的层层筛选之后,在进入丹田之时,已经不知不觉间变得纯澈,已在悄无声息间完成了炼化,成为真气,能被他掌控由心,自由施展的真气。

丹田真气变得越来越多。

这真是一种无比美妙的体验,亲眼看着身体越来越强,真气越来越厚,那种幸福感,无比的美妙,让他完全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不知过了多久,沉浸修行的他被一阵嗡鸣惊醒。

他的念头回归身体,中断了修行。

而在他盘膝正对墙壁上的一面挂钟提醒他,他对这个房间半天的使用权已经到期。

他没有耽搁,起身下榻,快步出了房间。

而在门外,一位等候的、与他有过二十次交手的女学生看了他一眼,无声的点头招呼了一下,便钻进了屋内。

时间一点点过去,随着众人修为突破练气境,越来越清晰的体会到此地的奥妙珍贵,而他们能够留在这里的时间却越来越少,全都变得争分夺秒起来,不愿有丝毫的浪费。

姜不苦站在那里仔细盘算了起来。

很快,他又择了一块僻静之地,再次进入深层入定修行状态,仔细感悟了一番。

过了一会儿,他缓缓睁开了双眼。

在这样的野地中修炼,修行效率只有木屋之中的六成七成不到,这也是大家对于木屋如此着紧的原因。

可是,修炼效率不仅仅取决于这些外因,每个人的天赋不同,吸纳灵气、炼化灵气的效率也会有巨大的不同。

一个天才和一个庸才都在这里修行,对他们个人而言,都会有巨大的进步,可若彼此横向对比,效率差距很可能不止六七成的差距,悬殊很可能是三五倍甚至更多。

就在这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怒喝:

“姜平,你在搞什么名堂,轮到你了不知道吗!

你这里磨磨唧唧,耽误的可是所有人的时间!”

姜不苦抬头看去,却见一位男生正在编号四十八的木屋前对他大声提醒,神色非常愤怒,而周围其他人也都扭头向他这里看来,神色中充满了不悦。

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还差一些,马上补上

上一章 封面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