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五章:天铭,天骄

尴尬之下,夏弥又猛地回头直勾勾的看向楚子航,“楚师兄你可别误会,这只是时间凑巧罢了,而且我也不想天天在后山练习了,想回国看看。”

绘梨衣在一旁看的感觉有些好笑,夏弥明明就暴露了自己的心思,可还非要傲娇的隐瞒。

这就是夏弥老师教自己的恋爱第一定律吗,不能让对方知道你先沦陷了,女孩子要矜持。

可你这也太明显了。

夏弥过了起初被绘梨衣直接戳穿的尴尬后,又淡定了下来,她多年练就的心理素质自然不一般,又想要转守为攻。

既然被绘梨衣半挑明了,她也就带着玩味的笑,看着楚子航,想看看楚子航会是什么反应。

她以前用过各种方式来“色诱”,可面瘫脸依旧是面瘫脸,但如此直白的暗示被挑明,你会不会……脸红心跳呢?

楚子航依旧面无表情,放下手中的筷子,抽了张纸巾慢条斯理的擦了擦嘴,“那就跟我一起回去吧,妈妈会很高兴的。”

妈妈会很高兴的……

妈妈会很高兴的……

妈妈会很高兴的……

这句话如同天雷般在夏弥耳中回响,她完全没想到,楚子航居然如此直接的给予回击!

一下给她整不会了。

这算什么意思?

是说婆婆会见到儿媳妇很高兴吗?

“阿姨会开心的话,再好不过了。”

夏弥回神后,连忙做出应答,但后面的话却想不出来了。

楚子航想起爸爸的嘱咐,又补了一句:“爸爸也会很高兴。”

夏弥蚌埠住了,今天是什么日子,楚子航竟然打出如此犀利的直球!?

而楚子航继续令人震惊的发言,“师妹说的挺有道理,为了汇合方便,和预防紧急情况,师妹就住我家吧,刚好剩了住宾馆的钱,我家还……蛮大的。”

夏弥直接僵住了,三连击,她这辈子都想不到有一天会被楚子航反攻。

难道不应该是自己用她自人类世界习得的恋爱宝典,将冷面魔男整的破防,弄得脸红心跳吗?

夏弥啊,耶梦加得啊!

稳住,稳住!

她以龙王强大的精神力,平息了自己躁动的心,然后站起身来,俯身向前,跨过桌子,贴近出自的面庞,一脸狐疑的伸出手,摸向楚子航的额头,楚子航也并不闪躲。

“师兄你……今天没吃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她还是觉得是楚子航今天不正常。

绘梨衣也疑惑的看着楚子航,她觉得楚师兄明明是和godzilla同一水准的,甚至某些方面是更加木头的,他居然这么会撩!?

“你们今天中午吃的什么呀?”

绘梨衣好奇的问道,眼神中带着别样的神采,难道食堂二楼,还有什么不出世的神奇料理,男孩子吃了后,会开窍!?

楚子航面无表情的道:“牛排、辣子鸡、寿司,都是很常规的食物,大家都吃过。”

他没有移开夏弥放在自己额前柔若无骨的小手,但目光透着无奈,“师妹可以调整下姿势吗,衣服要碰到盘子了。”

夏弥收手,坐回自己的位置,脸上更是疑惑,楚子航没发烧,不如说以他现在的血统,不中什么猛毒的话,不可能会发烧。

也不像是生病了,精神和灵魂无异常,那这是怎么回事!?

楚子航看着夏弥变换的神情感觉有些好笑,开口道:“师妹很意外?那需要我说的直白些吗?”

夏弥忽然感觉心跳加速,说话都有几分不利索了,“直、直白什么?”

“可以请师妹做我的女朋友吗?以结婚为前提的那种。”

楚子航语出惊人,陆晨和绘梨衣都张开了嘴,简直不敢相信在一场小小的饭局中,竟能见到楚子航表白的奇迹。

夏弥呆愣在原地,如果说前面的是惊雷,这句话就像是灭世的天灾,将她大脑最后的防线摧毁。

她有生之年,居然能听到,名为楚子航的生物,对自己表白!?

惊喜来得太过突然,就变成了惊吓。

可内心的那股雀跃感是怎么回事呢?为何压制不下去。

赢了,终于赢了,赢得如此突然,又如此……草率。

想到这里,夏弥又赌气般的转过了头,“不行!”

这回轮到楚子航愣住了,这和凯撒兄说的情况……不一样啊!

是的,今天的一切,都是男生组的“超级恋爱大师”凯撒的剧本。

上次从避风港回来后,他就有了这方面的心思,但他给陆兄出谋划策时,头头是道,轮到自己后,又觉得不会了。

主要他觉得夏弥是龙王,很多情况不能从自己的逻辑中考虑,而他其实也没什么实际经验,踌躇不前下,他觉得还是得找人咨询一番。

那么找谁好呢?

找陆兄?

不妥,虽然上次陆兄把夏弥喊到了东京,的确给自己创造了机会,但实际上他还是没搞懂该怎么办。

思来想去,他觉得还是要找意大利贵公子,据说曾经被万千少女仰慕,又有过多个绯闻女友的凯撒.加图索。

而且他觉得诺诺某些方面和夏弥还是有点像的,比如小魔女特性,都有点爱捉弄人,心思又变幻不定,很难读懂。

那凯撒兄既然搞定了诺诺,他必然有着秘诀的啊!

没跑了,必须得听凯撒兄的试试。

于是这两天回来后,他和凯撒兄在切磋之余,还进行了深入浅出的探讨,最终凯撒兄判断自己这么做最好。

按照凯撒兄的预想,自己进行多番连击后,夏弥应该是脸红心跳,小鹿乱撞,一脸羞涩的就从了,一举拿下!

但楚子航不知道的是,凯撒其实根本不懂怎么攻略夏弥这种女孩儿,他自己的未婚妻心思,他都没猜透过呢……

可好兄弟来咨询他“最擅长”方面,是的,凯撒一直觉得自己是日本任务三人组中,恋爱方面最杰出的那一位,作为被陆兄楚兄推崇的恋爱带师,他怎么能支不出招呢?

思来想去,凯撒觉得上次陆兄说的很有道理,还是直球好啊,简单粗暴,绝对有效果。

再说,他觉得夏弥师妹也是喜欢楚兄的嘛,挑明不就好了,之后可以慢慢发展嘛。

于是乎,他就传授了楚子航这套连招,让他成功后,告诉自己好消息。

然而楚子航现在有点懵,夏弥的行为,和凯撒兄你说好的,不一样啊。

他顿时紧张了起来,心乱如麻,早听说如果表白失败,那就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自己不会过于莽撞,搞砸了吧!?

夏弥微微回头,瞄了眼楚子航,楚子航的面瘫脸终于有点破功,起码眼神看着很慌乱。

她俏皮的笑了笑,回眸道:“这次不过关~”

她这会儿有点想明白了,肯定是有人教了楚子航这套说辞,但哪有在食堂的餐桌上,和大家一起的时候,如此草率的表白的。

想想绘梨衣和陆师兄……

哼~

楚子航松了口气,看来自己没玩砸,这次不过关,那就是说还有下次嘛。

他要回去和凯撒兄反馈情况,探讨下失败的原因。

想到这里,他又有些担忧的问道:“那师妹还回国吗?”

“哦?师兄是想让我跟你回去吗?”

夏弥莞尔一笑,当她摸清了楚子航的长短,自然又重新平稳了心态,重新处于进攻姿态。

“师妹不是说可以带我通过尼伯龙根快速穿行吗,还是要考虑尼德霍格复生时尽快做出应对的。”

楚子航面无表情的道,他说这句话“半点”没有违心,毕竟他觉得能紧急集合,是件很重要的事。

陆晨和绘梨衣就在一旁听楚子航跟夏弥讨论,两人静静的不插话,只是陆晨吃腻了肉,绘梨衣会很贴心的拿牙签扎着一颗小西红柿送到他嘴边。

而邻桌刚刚来到食堂坐下,还没吃几口饭的狮心会成员,纷纷都放下了碗筷。

一个男生对身边的室友道:“我饱了,你呢。”

男生的室友道:“我也饱了,要不……我们换个地儿,等会儿在吃个下午茶?”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点头。

妥!

…………

微凉的风吹过滨海城市的街道,在高楼大厦林立的cbd,楼外的玻璃在阳光下反射着微光。

午后的时光总令人容易犯困,到了下午三点,工作的社畜们,总爱点一些下午茶,来提神醒脑。

一楼大厅的长相秀丽的前台小姐也是如此,正捧着一杯热可可,准备借助咖啡因提提神,若是有客人来了,她却在打瞌睡,那可是要被扣工资的。

她刚刚拿起纸杯子,将吸管凑到口边,还未饮入,便忽然提起了精神,只是因为眼前的人。

这是一个年龄很难判断的男人,从外貌看像是三十多岁,但身上成熟的气息犹如多年的窖藏女儿红,即使泥封未开,也能嗅到那股酒香。

这就让人很难判断他的真实年龄了,也可能是因为保养得当,才显得如此年轻。

男人的外貌英挺,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从上到下她只认出了几个牌子,都是罕见的奢侈品牌,整体看起来很协调,足以突出男人的品味。

他步伐平缓,脸上带着自然的微笑,并非是带给人亲和的感觉,反而有几分邪性,却致命的击中女人的心,就像走遍世界各地的浪子,你总幻想着给他个家,让他在此驻足,拴在自己身边。

论长相,男人可能不是她见过最俊美的,但却有着度品一般的吸引力。

“请、请问这位先生,您有预约吗?”

一时间,她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甚至忘记带上培训过的微笑。

“我想见鹿天铭。”

男人带着礼貌的微笑,并不在意小姑娘红了脸。

前台小姐有些惊讶,居然是来见她们董事长的,但您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啊,没有预约,当然是不能见的。

她犹豫了下,还是道:“……要见董事长的话,您预约过了吗?”

男人笑了笑,就像是发现了自己的冒失,“抱歉,才想起来要预约,不过可以麻烦你帮我打个电话吗,就说是楚天骄来了,相信我,他不会扣你工资的。”

前台小姐愣了下,对方的名字怎么像是里的,但仔细看看,这样的男人,用这个名字,倒也不算过。

她有些纠结,但还是在对方的笑容中略微迷失,狠了狠心,决定还是打电话问问。

毕竟这个自称楚天骄的男人看起来气质很不一般,万一真的是董事长生意上的老朋友呢?

电话接通,是鹿天铭在办公室接的电话,男人的声音传来,“这个时间我记得没有人预约吧?”

前台小姐有些惶恐,怯生生的道:“董事长,有个叫楚天骄的男人,说想……”

她的话还没说完,电话对面的音量就顿时提升了几个档次,“楚天骄!?”

她吓了一跳,以为自己犯了错,但下一刻,电话对面又道:“让他先稍等,我下去接他。”

前台小姐愣愣的看着站在前面的男人,心说这还真是董事长认识的,而且好像来头……很大?

“跟他说不用了,我上去就好,省得跑个往返。”

楚天骄听到了电话内的声音,对前台小姐道。

前台小姐有些不知所措,又连忙传话道:“董事长,他说要直接上去。”

“那也行,听他的,我在上面等他。”

鹿天铭回复道。

“这里我还没来过,真是比以前气派很多啊,请问是哪个房间?”

楚天骄看着宽阔的接待大厅,有些感慨。

“三三零一,需要我带您去吗?”

前台小姐问道。

楚天骄摇了摇头,“谢谢,不过我能找到的。”

随后他通过闸机,走向电梯。

电梯很快就上升至了顶层,他来到3301房间,打开门。

门前站着的是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脸上神情激动。

“楚哥,我还以为你死了!”

鹿天铭激动的道,上前给楚天骄来了个熊抱。

楚天骄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两人分开,他走到一旁的沙发坐下,“我本来确实是死了。”

“我在西郊还给楚哥买了块墓地,是衣冠冢。”

鹿天铭坐在楚天骄对面,手上开始煮茶。

听了鹿天铭的话,楚天骄脸上笑容一僵,不过这事他也没法吐槽。

鹿天铭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不妥,解释道:“我之前听楚哥说要去执行很危险的任务,你说如果自己不再出现,就是死了,我还以为……”

楚天骄摆了摆手,“没事,还要感谢你照顾小妍和子航。”

“楚哥你这是什么话,我俩是什么关系,没有你我早死了,家里就属我不成器,也只能做做生意赚赚钱了,不像楚哥你,s级血统,我爷爷就好拿着个数落我们家的人。”

鹿天铭自嘲道。

他和楚天骄乃是表兄弟,两个混血种家族,是世交,而他们俩又同属天字辈。

一个天铭,一个天骄。

只不过他的父亲母亲血统很低,到他这连觉醒言灵都够呛了。

国内的一些事件都不是由卡塞尔学院处理的,而是又不少古老的家族进行处理,年轻时他也执行过任务,差点没死在死侍手里,要不是那次是跟楚天骄一起,直接就交代了。

而他们小时候也经常一起玩,长大后联系也没有断,关系很铁。

他一直很羡慕楚天骄那种“仗剑天涯”的生活,只可惜自己的血统不行,想进卡塞尔学院人家都不收的。

后来他听说楚天骄回国,很是开心,还想和表哥多聊聊,听听屠龙的故事,但表哥却说自己带着危险任务,还是少见的好。

可他没想到忽然有一天楚天骄找到自己,说的话像是在安排后事。

说让自己照顾下嫂子和侄子,他的任务太危险,恐怕会牵连家人。

楚天骄拜托别的事他当然不会皱眉,但这种事总觉得怪怪的,因为表哥说让自己和苏小妍结婚……

哪有这样的……

但楚天骄说了一番话,才让他明白对方的用心良苦。

单亲妈妈带着孩子,就算有经济支持也容易受欺负,对子航的成长也不好,容易自卑。

他要每个合适的身份,天天送钱也说不过去,这是比较好的解决方案。

最后他只能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反正他也没准备结婚,帮楚天骄个忙,既是为了还一下恩情,也是为了他们从小到大的情谊。

当然基本的道义他还是懂的,所以结婚后他从未与嫂子圆房过,为了不表现的可疑,他也很少回家,基本都住在公司。

只有节日时才回去小聚,或者子航和苏小妍生日,偶尔也会为了孩子的身心健康,带他去一次游乐园。

7017k

上一章 封面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