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当你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一个副校长了

作为一个曾经追随过伏地魔的食死徒。

卡卡洛夫第一次深切地感受到了第一代黑魔王的魅力。

同样,卡卡洛夫亲身感受到了格林德沃和伏地魔之间的差别,亲眼见识了前后两代黑魔王之间的境界差距究竟有多大。

说实话。

卡卡洛夫甚至都不认为格林德沃是黑魔王了。

伏地魔兴风作浪的时候,依靠着自己强大的魔法,拉拢起一批愿意追随他的巫师,因为这些巫师有着他喜欢的纯血血统;

伏地魔鼓励允许食死徒们肆意妄为地杀戮,利用黑魔标记让整个魔法界都恐惧他的存在,用这些残暴手段巩固着他的黑暗统治。

伏地魔不止一次地提到过,他一定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巫师,世界上的所有巫师听到他的名字都感到害怕。

格林德沃和伏地魔截然不同。

明明两个同样是被其他人追随过的黑魔王。

格林德沃只是为了承担自己追随者的理想,而不得不在那些人的拥护下坐上了一个至高无上的位置,他一直希望更多人站起来成为强者。

说实话。

格林德沃根本不像是什么黑魔王。

卡卡洛夫隐隐有些明白,为什么隔了四十多年的时间,欧洲大陆的魔法界依旧会有不少巫师怀念和尊敬着格林德沃。

而英国魔法界的食死徒们在伏地魔消亡后,立刻开始自称被伏地魔用‘夺魂咒控制’的名义逃脱魔法部的审判,甚至连一个愿意为他去死的食死徒都找不出来,因为他们都在畏惧自己的黑魔王。

这一刻…

卡卡洛夫想起了上个时代流传的一句话。

【如果你反对格林德沃的话,就去听他的演讲,只需要五分钟的时间,你就会相信并愿意追随这个男人。】

这句话说得不错。

任何一个巫师感受到格林德沃身上的魅力而不去相信他,那么这个巫师一定是愚蠢的,就像邓布利多那个老家伙一样愚蠢。

“叫我伊戈尔吧!”

伊戈尔·卡卡洛夫慢慢握紧了自己的拳头,紧紧地盯着格林德沃,认真地问道:“格林德沃先生,我有什么能够帮到您的吗?如果我有这个荣幸…”

“不,这应该是我的荣幸,伊戈尔。”

格林德沃的身体立刻放松了下来,平静地开口吩咐道:“帮我召集所有的学生吧,我希望能为他们上一堂不一样的课。”

说完之后,格林德沃轻笑了一声,继续道:“不知道我这个曾经被德姆斯特朗开除的学生有没有这个资格…”

“世界上没有人比您更有资格。”

卡卡洛夫立刻接下了话茬,前所未有地低下头认真道;“德姆斯特朗魔法学校最大的遗憾,就是曾经失去了一个伟大的学生,我由衷地希望,这个遗憾能够在我的任期添满。”

作为德姆斯特朗的校长,卡卡洛夫的执行力很强。

这位校长立刻召集了教授们,要求他们让学校里所有年级的学生,即刻赶往学校礼堂,听一场十分重要的演讲课,任何一个学生都不能缺席。

这件事听起来真的挺重要的。

一些教授真是万万没想到,卡卡洛夫这个校长前脚让他们把那些传播格林德沃思想的学生关进禁闭室,后脚就拉着所有学生去听格林德沃的演讲…

德姆斯特朗的礼堂。

这间礼堂的风格十分简洁。

格林德沃站在了大礼堂的主讲台上之后,整个学校的学生们一片哗然,忍不住开始互相和自己的同学交头接耳。

格林德沃并没有选择制止那些交头接耳的学生,甚至还阻止了卡卡洛夫想要维持秩序的做法,直接就开始了自己的演讲。

“德姆斯特朗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法学校。”

“我曾经也是这座学校的学生,事实上来说我比在场的每一位还要差劲一点儿,因为我没有完成自己的学业就被学校开除了…”

“……”

整个礼堂内忍不住传来一阵笑声。

然而所有的学生却都慢慢安静了下来,开始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认真地听着这位被各国魔法部担忧惊惧的黑魔王想要说些什么。

“这座学校的所有学生,我们身边的所有人,全都来自于纯血巫师的家庭,身上流淌着这个世界上纯粹的巫师血液。”

“每一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纯血血统感到骄傲,当然,这并不单纯是因为我们的出身,而是因为只有纯血巫师才会愿意承担起的责任。”

“在场的每一个人,包括你们的家人,必定都是这个世界上保护魔法界安全最坚定的那一批人,只有我们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愿意为了维护巫师的荣誉和生存而一直斗争下去的那一批人…”

“但是…”

“这远远不够!”

“因为魔法界一直都在变得越来越小!”

“当我曾经败于邓布利多的手下,选择放弃了继续斗争,选择放弃了自己的所有进入了纽蒙迦德监狱;只是因为我相信他们说的,我的做法是错的,他们一定能带魔法界重新崛起,我才彻底放弃了抵抗…”

“事实证明,我的确是错的。”

“我最大的错误就是选择了相信他们!”

“而他们却选择背弃了对我的承诺,背弃了成千上万个一同为了巫师的生存而奋斗的人们,邓布利多和他的支持者们汲汲营营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巫师越来越少。”

“魔法界越来越小。”

“当你们身边的每一个同学都长大后,他们都会成为你的敌人,现在的魔法界拥有的一切根本不够维持你们的家庭一起生存下去!”

“迟早会有一天,世界上再也没有友谊…”

“迟早会有一天,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纯血的巫师…”

“因为那些背弃了承诺的人,选择了让巫师们苟延残喘地活着,而不是选择为所有巫师谋取一片更大的生存空间!”

“我曾经有过改变这个世界的理想。”

“我曾经为了这个理想付出过自己的一切,我曾经放弃过自己的一切为了这个理想能够实现,哪怕是在冰冷的纽蒙迦德渡过自己的余生,直到我看到巫师终将灭亡的真相,我知道自己不能再坐视下去了…”

“……”

整个大礼堂内一片寂静。

每个人的目光都紧紧地盯着格林德沃。

他们想要知道这个曾经引起无数巫师疯狂的男人会说出什么,一些崇拜过格林德沃的学生甚至开始紧张地喘起了粗气。

“我想为这个世界留下点儿什么。”

“我想为你们这些年轻的希望,为未来长大后的你们留下一个更强大的魔法界。我想让你们拥有一个更大的世界。”

“即使我为此而失败了,那我希望这颗种子能够传下去,我希望一直有人踩着我的尸体继续前进…”

“如果有人愿意和我一样的话…”

“请站起来吧。”

“……”

整个大礼堂安静了一秒钟后。

德姆斯特朗每个年级的学生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甚至坐在教职工区域紧张不安的教授们,听完了格林德沃的演讲后都同时站起身来。

“历史会铭记这一刻。”

“魔法的光辉会记住每个人的名字。”

“为了巫师的未来而斗争的人终将至死不渝。”

格林德沃平静地站在了大礼堂的演讲台上,他的指尖习惯性地泛起了一团暗蓝色的火焰,旋即又悄然被他熄灭。

“我希望能借着这个机会宣布一件事…”

卡卡洛夫站起身来,走到了格林德沃的身边,注视着在场起身的学生们,高声道:“我会向校董会和北欧各国魔法部提请,要求由格林德沃先生担任德姆斯特朗魔法学校的校长,由我来填上我们学校历史上最大的一个遗憾。”

“……”

整个德姆斯特朗大礼堂内掌声如潮。

因为这个学校的学生们似乎从来都不会在意什么黑魔王,甚至现在没有人认为格林德沃是个恐怖的黑魔王,他只是一个为了魔法界的巫师先驱!

“伊戈尔,不要做事冲动…”

格林德沃的嘴角浅笑了一下,抱住了卡卡洛夫的肩膀,小声地在他耳边开口道:“那些魔法部不会同意这件事的,他们肯定会对这件事有意见…”

“那就让他们去死!”

卡卡洛夫咬牙切齿地小声说了一句。

说实话。

这个时候的卡卡洛夫胆量很大。

然而直到卡卡洛夫的热情消退,他的本质又重新暴露了出来,他根本想不到自己竟然敢干出这种事,邓布利多可是还活着呢!

如果收留了格林德沃…

邓布利多和魔法部怎么可能会允许这种事!

万一格林德沃又失败了的话,他不是会被关到纽蒙迦德监狱就是会被关到阿兹卡班监狱啊!

“怎么会这样…”

卡卡洛夫清醒过来的到时候,恐惧和后怕立刻占据了他的内心,他不安地望着坐在校长位置上的格林德沃:“你对我用了夺魂咒…”

“那种手段太低级了。”

格林德沃无所谓地轻笑了一声,翘着二郎腿压在了桌子上,满不在乎地开口道:“如果你想赶我走的话,那就去看看,有多少人愿意听你的吧!”

“……”

卡卡洛夫心惊肉跳地想起了礼堂内的一幕。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格林德沃这个人的声音有魔力吗?

然而在事已定局的情况下,卡卡洛夫忍不住开口道:“那你想好怎么对付邓布利多了吗?还有魔法部的那些傲罗…”

“这就不用你担心了。”

格林德沃慢慢垂下了头,他的手指轻轻地叩开了掌心里那只怀表的表扣,低头注视着里面的那张照片,微笑着道:“现在你要做的,就是管好你自己该做的事,卡卡洛夫副校长。”

“……”

卡卡洛夫的眼角忍不住跳了起来。

才过去多大一会儿时间,为什么他就成副校长了?

“怎么了?”

格林德沃慢悠悠地抬起头,饶有兴致地看着卡卡洛夫,轻笑道:“卡卡洛夫副校长,你现在还有别的事吗?”

“…不,没有。”

卡卡洛夫的心里惊了一下。

“现在你有了。”

格林德沃百无聊赖地靠在了校长室的椅子上,无所谓地吩咐道:“通知所有学生家长,为了防范黑魔王,德姆斯特朗会封校一段时间…随便说一个黑魔王的名字就行。”

“……”

卡卡洛夫的嘴角抽了抽。

上一章 封面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