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幻 > 从港综签到成为传说

第480章 她曾经在愤怒的情况下

几天后。

阿美利不家,弗吉尼亚。

FBI一哥斯蒂芬·奥顿正在办公,就听到了敲门声,等他喊了声进,秘书就推开门,引了一位棕发中年入内。

在问询了棕发中年喝点什么,她则去准备时,斯蒂芬·奥顿也放下纸笔揉了下额头,“伍迪?有阵子没见你了,洛城那边的事处理的怎么样了?”

棕发中年伍迪·舒尔曼,也是一名总部的助理局长,不过这位伍迪阁下,其负责的内容类似于“小外交部”了。

毕竟,阿美家的各种杂七杂八部门太多了,警察、海关、移民局、缉毒局、税务局、国民警卫、更别提正统的军方了。

很多时候FBI办案,随时会遇到其他部门的人,如何协调处理多部门之间混乱的关系,也是一门学问啊。

很简单的一个事,一个非法偷渡客犯罪,比如抢劫、运粉什么的,能抓他的部门太多了,若是好抓,抢功劳怎么抢?若是很难抓,如何甩锅给兄弟单位?

这都是学问。

这阵子伍迪·舒尔曼就一直在洛城,负责处理因为葫芦侠喇叭,引发的各式各样意外事件。

就说,甩锅……FBI内部就死伤“几十个”职员了,其他单位也有一定程度损伤,如何善后,最大的锅该谁背,下一步逮捕喇叭的行动,谁指挥?

洛城分局的那位一哥早就顶不住了。

伍迪阁下这阵子忙的头发都稀疏了一部分。

在斯蒂芬话语下,伍迪无言的揉了揉乱发,“一团糟,不过还是先别提那个了,至少现在的喇叭,没有再随意屠杀我们的人,后勤抚恤方面压力小多了。”

“我这次来,也不是谈那件事,而是……”

说到这里,伍迪没有继续了,抓出了几张照片放在了桌子上,照片,正是阿黛琳·鲍曼的结婚照,以及一些美美的生活照、时尚照。

斯蒂芬抓起来观看,直到秘书泡好了咖啡放在伍迪面前,他才好奇道,“这是谁?”

伍迪喝了一口热咖啡,烫的有点咂舌,“这几天CIA方面联络我们,希望我们协助他们,尽最大效率找出一个持假证者的底细。”

“除了CIA,后来还有一位大佬发话,催我们。”

“当时只以为是一个很奇葩,但也不那么重要的案子,下面人也没有太在意。”

“找到那个假证的来源,制作团队,再顺势查下去,我们才有人发现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你觉得这个照片上的美女,多大?”

斯蒂芬好奇的开口,“二十岁到二十五六之间?”

挺有暖心小姐姐、小嫂子韵味的,这对青少年杀伤力应该不俗。

伍迪又喝了一口咖啡,“她叫阿黛琳·鲍曼,结婚照是21岁,还有她24岁生女儿后,29岁丈夫意外死亡,成了寡妇时的照片。”

二十九?

斯蒂芬也抓起咖啡喝了一口,慢慢品味,年龄有误差并不值得意外,这毕竟是照片,这些照片还是不同时间段照的,妆容发型服饰风格什么的,区别都挺大。

伍迪再次道,“她1908年出生,现在马上79岁,而阁下你手里刚拿起来的这张照片,就是她半个月前在港岛,被CIA同僚偷拍的。”

斯蒂芬,张口噗的一声喷……

就是他张口那一刻,伍迪已经快速起身避让,没让咖啡玷污他本就有点风尘仆仆的外衣。

多简单的预测?他刚得知阿黛琳的一些底子时,也是震惊的不知所措,凌乱的乱七八糟。

看起来就二十五六岁左右的知心暖人大姐姐,你特么告诉我她已经79高龄了?比我妈妈年龄还大?

她出生时一战都还没有发生?

在伍迪·舒尔曼为自己的机智暗中点赞时,斯蒂芬·奥顿强行压下各种爆粗口的冲动,“你认真的?”

伍迪抓起几张抽纸擦了擦座椅,“我会开这种玩笑?其实,就算有CIA一哥亲自给我打电话,还有其他大人物打电话,让我们FBI配合CIA做好这件事,还要尽快……”

“但若不是这个阿黛琳·鲍曼,本就有案底,还录入网络了,想把她查出来,远远没有那么容易。”

不要忘了阿美家一直对外宣称是籽油皿煮的表率,自由世界的旗帜和标杆。

若没有犯罪事件的守法公民,你想留有对方的各种详细档案资料,远没有那么容易。

只有面孔身高一样,这远远没办法锁定她就是一个人。

世界那么大,人有相似多正常,再化点妆什么的,更不好说了。

但CIA收集她资料时,除了偷拍,还偷偷收集的有指纹,这个就……阿黛琳当年因为被警察查驾驶证,怀疑她用假证,再到FBI逮捕她。

即便阿黛琳逃了,案底却留下了。

这也是一个,苹果个人电脑已经年销售百万台的时代了,FBI都开始整理各种档案资料入资料库了。

再向前推个几年,个人电脑发展没那么繁荣时,只有原始老旧的纸质文件,那么……即便有CIA一哥打招呼,有更上层大人物打招呼,想从全阿美家各地几百个分局,慢慢对比信息,也没那么方便。

几个月甚至几年查不出都不夸张。

哪怕阿美家是进入了初级网络时代,那和纸质档案办公储藏资料的时代,也是两个概念了。

已经实现一大部分档案入大数据库的时代,阿黛琳·鲍曼这个有案底的人,你用心查一查,只要她不是没有被收录的那一部分。

查出蛛丝马迹真的不是太难。

当然,阿黛琳·鲍曼最初的入库档案,其实很普通,无非是涉嫌用假证、以及被捕潜逃等等。

随便和一些杀人抢劫的罪犯比起来,她就很不起眼。

伍迪·舒尔曼会这么快拿到她的真实身份,最关键还是,CIA一哥来联系你搞快点,更高层也有大老板发话,他就一级级压了下去,更吩咐下面,快点搞清楚,这金丝猫到底有什么与众不同。

不是与众不同,CIA会联系他们申请协调办案,会那么大力气?

其实,这真是误会。

CIA关注的一直都不是阿黛琳·鲍曼,同样不是阿黛琳·鲍曼武力值超出预期,杀了一些CIA特工。

嗯,几天过去的现在,阿黛琳早不是杀伤个位数CIA了,南韩局长马丁·克拉克在属下死伤几人后,已经吩咐手下们悠着点,先远距离吊着知道她大致方位就行,不用再急着抓捕。

可阿黛琳在天使照拂状态下,还是陆续搞了一波波小的。

积少成多,马丁又惊又怒,继续向一哥请求查清一切,才有了后续。

本质上,CIA们关注的一直都是一个点,南韩局势是否能平稳的按照他们的策划,发展,交接下去。

也只有这件事,才能让南韩一哥高度紧张,让CIA一哥乃至最高层关注。

阿黛琳就是个纯意外。

伍迪·舒尔曼向下施压,一层层做事的,发现CIA转来的照片里,和某个用假证、抗拒抓捕潜逃的美女长的几乎一样?

可当时谁也没有觉得,这两者是同一个人。

无非是有上级压力在,发现档案中的阿黛琳·鲍曼还有个女儿在阿美家生活,联系当地分局,查一查她女儿……“随便一查”就不得了。

在有CIA一哥、更高层打招呼、伍迪助理局长施压下,某地分局真是“随便一查”。

最多过程有点小失礼。

哪怕阿黛琳的女儿弗莱明招认她母亲还没死时,当地的FBI也没怀疑阿黛琳至今还青春永驻啊,直到指纹契合了。

这才实锤。

斯蒂芬·奥顿双目放出狼光,“79岁啊,连我都要喊一声老奶奶了,竟然这么风韵动人?她是属于吸血鬼那类怪物?”

伍迪·舒尔曼摇头,“不,从她女儿口中收集的信息来推断,除了青春永驻,体质体格还和29岁的人类一样,其他各方面,她就是再正常不过的健康人,自然人。”

“她不是吸血鬼、或水晶湖宝藏男孩杰森,亦或者林中小屋那类变态集中营里的怪物,她就像是科学家们梦寐以求的,长生者!”

斯蒂芬·奥顿更惊喜了,“你的意思呢?”

伍迪果断道,“忘掉那些见鬼的CIA,随便给他们一个假资料敷衍,我们要派出自己的精锐,暗中抓捕这个美人。”

众所周知,FBI一般只在阿美家内部有各种权利,可……利益足够的话,一切都好说。

几乎接近科学意义上的长生者?永生者?

你特么给我十个亿,也没有对比性啊。

说到这里,伍迪解释道,“这个阿黛琳·鲍曼,其实也有着不俗的反跟踪侦查能力,实战能力,听说CIA为了在南韩抓她,已经死伤好几个人了。”

“我们要做事的话,必须是挑选出真正的精锐。”

斯蒂芬·奥顿连连点头,“这个可以有,可以的。”

跟着他猛的抬头,“身为一个长生者,拥有各种超越正常人极限的能力,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她有那么漫长的岁月和寿元,只要脑子不退化,积沙也成塔了。”

“我只关心一件事,CIA真的只是死伤几个人??”

伍迪耸肩,“这个就不好说了,见鬼,美化报道一直都是大家的拿手好戏。”

可不是么,多部门联合在洛城围剿一个喇叭,动不动死伤“十几个”、“二十几个”……

可真实情况,有多少出来背锅负责的人,哭的都开始让身体缺失水分了?

“我理智思索,这个阿黛琳给CIA造成的损失,绝对不会少,否则CIA一哥不会打电话给我,也不会有更大的人物催我做事。”

斯蒂芬·奥顿一拍桌子,“不惜一切代价,拿下她。我们不是有她女儿在手么?这就是最好的筹码!”

………………

南韩、仁川某港口。

司徒浩南站在一艘货轮甲板上,用望远镜眺望着某方向时,挂掉一通电话的韩强殖带着翻译灿笑着走来,“司徒先生,真是没想到啊,太让人意外了,那位艾米·凯莉小姐,战力竟然如此强大。”

“又是足足十多个CIA,在远近不同的距离下,监视她,被她快速发现痕迹,搜刮出来。”

“加上这几天被她打伤的那些,已经快要三位数了。”

韩强殖惊叹里,司徒浩南一脸淡定,“除了心慈手软之外,这位艾米小姐也没多少缺点了。”

从第一次被追捕以来,阿黛琳·鲍曼除了在愤怒的情况下,意外干掉几个CIA,其他时间段,还是打伤居多。

CIA南韩一带,对外说损伤好几个人,倒也不算太不要脸,至少等大部分伤者康复,那牵扯进阿黛琳事件里,死掉的真是屈指可数。

就说码头附近,刚刚先后被阿黛琳找出来,打伤击败的十几人,不也是只伤不死?

想到这里,司徒浩南放下电话,好奇道,“我请示过延爷,要不要帮她一把,但延爷说不用,她自己能搞定……”

这到底是阿黛琳·鲍曼,实力真的那么强大,还是延爷已经给对方开挂了??

他也知道,赵学延和阿黛琳·鲍曼算是有点交情,意外得知对方被针对了,自然要请示一下做事的。

所以她是真的强大,还是……躺赢的?

目前为止就司徒浩南所知道的,能被延爷开神仙挂的,也是屈指可数啊,他司徒、喇叭,外加一个赤柱鬼见愁。

李加乘?那是自带扫把星、衰神光环的,毕竟李加乘的战绩是从出生后就克死父母的。

在司徒浩南疑惑中,也抓着望远镜正在观看什么的韩强殖,突然震惊的开口,“出了什么事?她怎么突然……”

司徒浩南急忙抬手,就看到,原本只是打败制服十几个跟踪盯梢者的阿黛琳,突然抓着枪走到俘虏们身前,脸色冷酷的砰砰砰,血液与奇怪的沫子翻飞中。

杀光所有人,阿黛琳都是一副不解恨的模样,抓着枪对天狂扣扳机。

对啊,这是出了什么事?

会让原本脾气还算好,在司徒浩南眼中都属于心慈手软的阿黛琳,大施辣手?

她曾经在愤怒的情况下,杀死几个CIA,现在抬手杀了十几个……极端愤怒了?

………………

差不多时间里。

弗吉尼亚。

一个青年放下跨国长途,一脸灿烂的笑容令他整张脸都被衬托的像是在发光,“抓一个超级精英而已,她的女儿在我们手里,母女关系还很好?这太简单了。”

“一个电话就能让她甩掉那些CIA,主动跑来进我们的陷阱里。”

上一章 封面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