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仙侠 > 白云生处有仙楼

第840章 推研道符

随着与大道契合的人族诚心祭拜,这些符纹在其神识间留下的印记也会越来越深刻,直到蜕变显化,这些符纹所蕴藏的神通就能被炼化之人施展出来,这便有了最初的异能者。

异能者只是白云楼的称呼,也许那些得获神通之人被称作符纹师,也许叫修行者,如今已不重要,真相已湮没在岁月的长河之中。

从岩刻壁画中可以看出,那些异能者最初帮远古人族获得了巨大的发展。

人族在异能者统治下,学会了很多技能,渐渐诞生了文明,从落后的部族生活中挣脱出来。

远古人族建造出了城池,打造出了符纹神兵,甚至凭着符纹神通入海猎杀了巨妖。

巨岛虽然仅有数百里方圆,却曾经鼎立了数个王国,岛上的资源毕竟有限,发生冲突自是难以避免。

几场大战之后,那些异能者越发认识到符纹的强大,随后却不思发展各自辖域的人族,反倒争抢起火山口内的符纹来。

随着越来越多的符纹从火山口内取出,远古人族也越来越强大。

这些强大的异能者最终被贪欲蒙蔽了双眼,一心只想获取更强大的符纹,随即在巨岛内引发了大战。

最终的战场自然回到了火山口内,因为越接近火山岩浆,取出的符纹也愈发强大。

终极的符纹之战,所有异能者再无顾忌,一场大战在火山口内爆发,强大的气机暴乱,最终引起了火山爆发。

不仅如此,伴着火山爆发,这些远古人族好似还招来了天罚,天火陨石从天而将。

灭亡时刻,这些人族终是清醒过来,用岩刻真实而清晰地记录下这些天象变化,用以警醒后人。

只是天罚太过强大,无尽的岩浆喷涌而出,直接抹去了巨岛人族的一切痕迹,天罚般的陨石流火直接将整片巨岛击沉入海。

一段不为人知的远古文明就此悄然而逝,烟消云散。

不愧是天道的手笔……

白云楼感叹之余,将那些符纹也仔细推研了一番。

凭着如今的见识和对大道的感悟,看似神秘的符纹之道,渐渐展现在白云楼的眼前。

这些所谓的符纹说到底其实就是某种规则之力的具象,规则之力有些虚无缥缈,寻常修士难以得见本相。

而有了这些符纹,便等若有迹可循的大道,修行起来自是要轻松许多。

如今人间界自非远古可比,哪怕人族修炼此法也无需什么祭拜之礼,大道同归,只需沉念观想,想来便有异曲同工之效。

当然这种固化的符纹,仅仅只是大道的一丝表象,洞悉其理后,白云楼甚至可以推衍出全新的符纹。

其实这符纹之道并非这远古人族专有,如今的修真界其实也有类似的符纹之道,被广泛应用的阵道,正是符纹之道的另一种形式。

另外,白云楼在青玉内观摩推衍的那个神纹,同样也是一种符纹之道,而且是一种极为契合大道的符纹,是以才能玄妙非凡。

经过一番仔细推研,白云楼对这全新的符纹之道有了更加清晰的认知。

这符纹自是不及神纹那般神妙,只是一缕道痕显化,寻常符纹的威力无法与神纹相提并论,不过却更适合普通的修士修习。

另外这符纹和阵符有相似之处,但其本质上却并不相同。

如今的修真门派也推研出了术法玉符,借着法阵之力可以存纳高阶修士的术法。

之前在修真大会上,书院弟子们可是买下不少,小镜还仗着玉符在切磋中大展神威。

而这符纹之道则更为直接,无需依靠法阵,只要寻到合适的施展之法,应该就可随心施展。

推研符纹之时,白云楼的神觉还洞察到了天道法则的存在。

也就是说此次符纹之道再次现世,天道应是对其做了不少限制,随后的推研确实也验证了这般猜测。

妖族能否炼化符纹还未可知,但寻常的人族无法再如远古人族一般直接动念施展了。

多番尝试之下,白云楼终于寻到一种稳定的载体,可以承载此种符纹。

首先选用承载之物需要蕴藏些许木灵气息,比如木牌,甚至是纸张均可。

最为适用的木质并非什么仙家灵木,却是人间最为常见的桃木。

符纹并非如阵纹一般需要铭刻,而是要用灵墨绘就,再配合心念间观想的符纹。

心神意合,画出来的符纹便有了灵韵,如此施为,一缕道痕便显化世间。

尝试用灵墨画出首片桃木符后,白云楼忽然想到一种灵材可能更为契合此符纹之道。

这种灵材便是朱砂。

前段时日推研彩墨画技之时,为了让诗词画作更有神韵,白云楼遍寻人间各色墨材,草木精矿大多被尝试了一遍。

如今常用的灵墨便是其中之一,而最让白云楼印象深刻的,却是一种名为朱砂的凡间之物。

朱砂其色如血,竟然可纳纯阳之气,用其作画可平添几分道韵。

念及于此,白云楼取出寻常草纸,动念间用朱砂画出了第二张符纹。

这次方一收笔,灵光乍现,一道清气环绕符纸,将其轻轻托浮而起。

许是白云楼神念强大,这次竟然一举画出了灵韵非凡的符纹。

探出二指轻轻夹住符纸,白云楼一道尝试的念头生出,抬手就将这道符纸甩了出去。

符纸飘出之时,瞬间化作一道雷光劈下。

伴随着“咔嚓”一声巨响,虚空中的一块巨石被劈成碎块。

这道雷光的威力有些出乎白云楼的预料,将随意布下的剑域瞬间撕开一道裂缝,雷音瞬间穿透剑域,传入了依旧陷入沉睡的小朝阳耳中。

沉睡已久的小白龙迷迷糊糊睁开了双眼,看到师兄的身影,立时依恋般地靠了过来,亲昵地蹭了两下,这才腾出云雾化作了本形。

“师兄,这次师妹睡了多久?”夏朝阳依偎在师兄怀中懒懒地问道。

“才三日。”

“啊,又睡了三日,龙宫那群小妖还没安顿呢……”夏朝阳瞬间清醒过来,拉着师兄赶忙向寝宫外走去。

上一章 封面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