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媜经典散文:四月裂帛

    三月的天书都印错,竟无人知晓。   近郊山头染了雪迹,山腰的杜鹃与瘦樱仍然一派天真地等春。三月本来无庸置疑,只有我关心瑞雪与花季的争辩,就像关心生活的水潦能否允许生命的焚烧。但,人活得疲了,转烛于锱铢、或酒色、或一条百年老河养不养得起一只螃蟹?于是,我也放胆地让自己疲着,圆滑地在言语厮杀的会议之后,用寒鸦的音色赞美:“这世界多么有希望啊!”然后,走。   直到一本陌生的诗

简媜经典散文:月牙

  山中若有眠,枕的是月。   夜中若渴,饮的是银瓶泻浆。   那晚,本要起身取水浇梦土,推门,却好似推进李白的房门,见他犹然举头望明月;一如时在长安。   东上的廊壁上,走出我的身影,吓得我住步,怕只怕一脚跌落于漾漾天水!   月如钩吗?钩不钩得起沉睡的盛唐?   月如牙吗?吟不吟得出李白低头思故乡?   月如镰吗?割不割得断人间痴爱情肠?   唉!   月不曾瘦,瘦的是“悠哉悠哉,辗转反侧”的

简媜经典散文:水问

  台大的醉月湖记载着一个故事,关于一名困情女子投水的传说。我想,深情即是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读。而这种死也是最纯洁的。我是名弱者,欣赏了悲剧也扮演过悲剧,却在最后一幕潜逃,人是活着,热情已死。因此我写下水问。纪念那位女子并追悼自己。   那年的杜鹃已化做次年的春泥,为何,为何你的湖水碧绿依然如今?   那年的人事已散成凡间的风尘,为何,为何你的春闺依旧年年年轻?   是不是柳烟太浓密,你寻不着春

简媜经典散文:一口闲钟

  《一口闲钟》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空城,是我。   经年行路,风霜中最惦念的是故乡那扇小轩窗,几次梦里潜入芭蕉院,看见少年的她梳出自发。她的夜半孤影总让我不能放心。   无家,可以禀明死生;无兄弟,可以话桑麻;等我的人,我却无梦相赠。   身,已如秋蓬,心,寄托行云流永,我怎能再做春闺梦里人?   故里重回,旧友流散;与我缔结初梦的人也已儿

简媜经典散文:空山灵雨

  空山灵雨   你以为野兽出没的山最险吗?   不,   你记得,空山最险!   【题西林壁】(宋.苏东坡)   横看成岭侧成峰,   远近高低各不同。   不识庐山真面目,   只缘身在此山中。   【天光草舍】   我在天光初透的草舍里醒来,不确定今日的晨光将指引我步上哪一条旅路。   昨夜独品的茶,已经冷却,像经过的每一处驿站,都应该离弃,让它们如秋天的黄叶落了,落在记忆的湖泊上。   鸟

简媜经典散文:踏一回月

  自从傻瓜面搬到侨光堂旁边的那条路里面之后,打算吃面的人懒得去,不打算吃面的人还是常常去。   六点多回到寝室,问看看有没有人想去吃傻瓜面的?林说:太远了,懒得动。陈刚准备吃泡面。再问一问需不需要带小菜回来?张说:“谢谢,我觉得那一大锅东西,看来有点脏!”一轮明月,真美。李白举杯邀明月,我嘛,带着我的月亮去吃傻瓜面。   路经女五,不自主地想去一○六室,看看碧惠、阿燕、惠绵和阿但,若她们不在,就

简媜散文:浮尘野马

  五月不是落梅天,但是,当她第一次出现在我的眼前时,我却不自禁地心头惊冷:“这妇人怎生如此憔悴?”雨后,她把一件一件的家具搬进来:两口大皮箱、一台 电视、冰箱、一对养在玻璃里的缎带花、床头枢、杯盘碗碟……还有一尊观世音菩萨。”每天我一进门,不见她人影。却闻得一室清香、菩萨案前供着鲜果,炉里香炷静燃。木鱼、课诵、经本都未动,菩萨兀自低眉,可能也没看清楚她上哪里去了?我实在忍俊不住了, 朝着她散置于

简媜散文:美丽的茧

《简媜散文:美丽的茧》由经典散文网发布,关于《简媜散文:美丽的茧》更多简媜散文 经典散文 简媜散文欣赏的资讯和后续报道请访问liuxue86.com

简媜经典散文:落葵

《简媜经典散文:落葵》由经典散文网发布,关于《简媜经典散文:落葵》更多散文欣赏 简媜散文欣赏 经典散文的资讯和后续报道请访问liuxue86.com

简媜经典散文:初次的椰林大道

《简媜经典散文:初次的椰林大道》由经典散文网发布,关于《简媜经典散文:初次的椰林大道》更多经典散文 简媜经典散文 散文欣赏的资讯和后续报道请访问liuxu

点击加载更多